现在时间是:

华夏风
灿烂中华美

斑斓华夏风
会员中心 * 诗词格律
☆您在注册后即可投稿☆提倡原创,高雅;拒绝抄窃,媚俗。☆

当前位置:首 页 >> 诗论园>> 诗论园>> 文章列表

学词百法

作者: 刘坡公 录校 无名珠   发布时间:2010-09-28 16:13:56   浏览次数:2690

 

学词百法 / 刘坡公  录校 无名珠

 

编辑大意
一、音有清浊,韵分阴阳,学词之法,音韵最严。本书广征博引,不特考其源流,正其是非,而尤注意于辨音叶韵之道,庶几初学倚声者,可无落韵失腔之病。
二、词之字句与诗不同。本书由渐而进,示以种种作法,兼采古人之警句词眼以为模楷,俾学者得此,既无躐等之弊,又获他山之助。
三、金元而后,词学日芜。作者但知风华自尚,不复研究格律,遂使词不合乐。本书有鉴于此,特将词谱要诀详细论列,并起、结、转、折等法无不示以准绳,证以实例。学者不必考求他本,自有左右逢源之乐。
四、词之体制繁复最甚,词之名目歧异尤多。本书于词曲之分合,体制之异同,词学之源流,调名之缘起,应有尽有,不惮详述。学者细细翻阅,于填词之学不难思过半矣。
五、词之派别,自晚唐以迄明清,何止数十百家?本书甄采各家精华,按时代之先后一一列入,而又略将其人之出处先为说明。学者得此,不但可以判各派之轩轾,且可以观世运之兴衰焉。
六、词之圆转与拗僻,各调不同,本书所选,率皆词林所习见者。于拗僻之调,概屏勿录,盖求其雅,不求其备也。

音韵
审辨五音法
五音者,宫、商、角、徵(音止)、羽也。喉音为宫,齿音为商,牙音为角,舌音为徵,唇音为羽。昔人填词度曲,字字须审其音之所属,而后精研以出之,故能律协声谐,绝无落韵失腔之弊。韵书云:欲知宫,舌居中;欲知商,开口张;欲知角,舌根缩;欲知徵,舌拒齿;欲知羽,口吻聚。此即审辨五音之不二法门,而亦学习填词者所当注意也。夫学词与学诗,虽有难易之分,而其注重音韵则一。南宋时有内司所刊《乐府混成集》,列举各种词曲宫调,当日填词家莫不奉为圭臬。迨后,《混成集》失传,好填词者但依旧谱按字填缀,不复研究宫商,而词律遂日渐废矣。今欲学习填词之法,不可不先审辨五音,至于辨别四声,则已叙明在《学诗百法》第一则,兹不复述焉。

考正音律法
古人按律治谱,以词定声,故玉田生平好为词章,用功逾四十年,锤锻字句必求协乎音律。音生于日,律生于辰。日为十母:甲乙,角也;丙丁,徵也;戊己,宫也;庚辛,商也;壬癸,羽也。辰为十二子:六阳为律,六阴为吕。一曰黄钟,元间大吕;二曰太簇,二间夹钟;三曰姑洗,三间仲吕;四曰蕤宾,四间林钟;五曰夷则,五间南吕;六曰无射(音亦),六间应钟。此阴阳声律之名也。五音中,宫属土,徵所生,其声浊;商属金,宫所生,其声次浊;角属木,羽所生,其声半清半浊;徵属火,角所生,其声次清;羽属水,商所生,其声最清。六律中,黄钟,所以宣养六气、九德也;太簇,所以金奏赞扬出滞也;姑洗,所以修洁百物、考神纳宾也;蕤宾,所以安靖神人、献酬交酢也;夷则,所以咏歌九则、平民无贰也;无射,所以宣布哲人之令德,示民轨仪也。大吕,助宣扬也;夹钟,出四隙之细也;仲吕,宣中气也;林钟,和展百事,俾莫不任肃纯恪也;南吕,赞扬秀也;应钟,均利器用,俾应复也;此阴阳声律之说也。今欲使所填之词,谐声悦耳,则考正音律尤为所当之急务,试附图如下:
古者以宫、商、角、徵、羽五音为正调,变宫、变徵为变调,共为七调,乘黄钟、大吕、太簇、夹钟、姑洗、仲吕、蕤宾、林钟、夷则、南宫、无射、应钟十二律,得八十四调。上图以为阳之符号,以为阴之符号,外围五音,系隔五相生;内围律吕,则隔八相生。自黄钟右旋,隔八而生林钟,是宫生徵,阳生阴也;自林钟右旋,隔八而生太簇,是徵生商,阴生阳也;自太簇右旋,隔八而生南吕,是商生羽,阳生阴也;自南吕右旋,隔八而生姑洗,是羽生角,阴生阳也;自姑洗右旋,隔八而生应钟,是角生变宫,阳生阴也;自应钟右旋,隔八而生蕤宾,是变宫生变徵,阴生阳也;自蕤宾右旋,隔八而生大吕,是由变徵还相为宫,阳生阴也;自大吕右旋,隔八而生夷则,是又由宫而生徵,阴生阳也;自夷则右旋,隔八而生夹钟,是又由徵而生商,阳生阴也;自夹钟右旋,隔八而生无射,是又由商而生羽,阴生阳也;自无射右旋,隔八而生仲吕,是又由羽而生角,阳生阴也;自仲吕右旋,隔八而生黄钟,是又由角而生宫,阴生阳也。五音相生之道,至此周而复始,故知律吕之数虽有十二,而其为调实只有七也。
如上所述,于考正音律之法不可谓不详。苟学者不知其理,或知其理而不明其用,则将如之何?曰:是无伤也。夫声音之道,出乎天然,吾人能于字之本音,分其轻重,辨其清浊,时时练习,读之准确,则至下笔填词之时,自不患其不协律矣。

分别阴阳法
昔人所作之词,皆以播诸管弦,故阴阳之分甚为重要。阴阳即清浊也,元·周德清论填词之法谓:欲作乐府,必正言语;欲正言语,必宗中原之音。辨声之平仄,别字之阴阳;字惟平有阴阳,而仄无之;声惟有平、上、去,而入无之,以入声派入平、上、去三声也。迨清初王鵕撰《音韵辑要》,始将上、去、入三声各分阴阳,而合为八音,实则阴阳之分,只须先辨平声,因平声之阴阳,即可断定上、去、入三声之阴阳也。例如:二字,同为平声,而字之音清而幽,阴声也;字之音浊而沉,阳声也。字之上声为,故字为阴上声;去声为,故字为阴去声;入声为,故字为阴入声。字之上声为,故字为阳上声;去声为,故字为阳去声;入声为,故字为阳入声。作词一调之中,阴声字多则激越,阳声字多则沉顿,必须相间用之,方能高下适宜。运用之妙,在乎一心,学者不可不辨别之,今再略举数例于下:  
                              
   阴  声   阳  声    阴  声   阳  声 
                              
  ├──────┼─┼──────┤  ├──────┼─┼──────┤
   东董冻笃   同动洞独    江讲绛觉   阳养漾药 
                              
   居举锯菊   鱼雨御玉    真轸震织   人忍润入 
                              
   歌哿个谷   罗裸逻陆    家假价甲   麻马骂襪 
                              
   鸠九救击   尤有宥亦    侵寝寖戚   寻静净寂 
  └──────┴─┴──────┘  └──────┴─┴──────┘

剖析上去法
上去二声,其音绝然不同。上声轻清而高,去声重浊而远,而在曲调中则反是。调之高者,宜用去声字;调之低者,宜用上声字。故词中逢上、去二声连用之处,用去、上者必佳,用上、去者次之。学者须剖析清楚,用之得当,而后所填之词方能抑扬有致矣。兹试举词之注重上、去二声者一阕以为例:
    花 犯  梅花    周邦彦
粉墙低句,梅花照眼句,依然旧风味韵。露痕轻缀叶,疑净洗铅华句,无限清丽叶。去年胜赏曾孤倚叶,冰盘共宴喜叶。更可惜豆雪中高士,香篝薰素被叶。  今年对花太匆匆句,相逢似有恨句,依依憔悴叶。凝望久句,青苔上句,旋看飞坠叶。相将见豆脆圆荐酒句,人正在豆空江烟浪里叶。但梦想豆、一枝潇洒句,黄昏斜照水叶。
上词前段第一句字,必用上声;第二句照眼二字,必用去上;第三句字,必用去声;第五句净洗二字,必用去上;第六句字,必用去声;第七句胜赏二字,必用去上,字必用上声;第八句宴喜二字,必用上去;第九句更可二字,亦必用去上,字必用上声;第十句素被二字,必用去上。
后段第二句有恨二字,必用上去;第三句字,必用上声;第四句望久二字,必用去上;第六句字,必用去声;第七句字,亦必用去声,荐酒二字,必用去上;第八句浪里二字,亦必用去上;第九句但梦想三字,必用去去上,字必用上声;第十句照水二字,必用去上。
此调凡上去声之必须遵守者,共三十四字,学者宜奉为圭臬也。


检用词韵法
词之用韵,观似较宽于诗,实则较严于诗。盖诗韵只分平仄,而词则于平仄之中,又分上去入三声。入本无声,故可平、可上、可去。若夫上、去二声,则各有其特立之独质也。今欲学习填词,不可不先知用韵。词韵平声独押,上、去声通押,入声亦独押。虽间有三声通押者,然不多见。清初沈谦尝取《诗韵》,分合而成《词韵略》一书,至今填词家皆习用之。此外,又有戈载之《词林正韵》、李渔之《词韵》四卷、许昂霄之《词韵考略》、郑春波之《绿猗亭词韵》、谢天瑞,胡文焕之《文会堂词韵》、吴烺、程名世诸人之《学宋斋词韵》,类皆详略不同、宽严各异,而要以沈氏之《词韵略》为最善。沈氏之本,取证古词,考据甚博,统平、上、去三声为十四部,因入声无与平、上、去通押之法,故又别为五部,共十九部。今列其目于后:
部 ()一东二冬通用
     ()()一董二肿()一送二宋通用
部 ()三江七阳通用
     ()()三讲二十二养()三绛二十二漾通用
部 ()四支五微八齐十灰半通用
     ()()四纸五尾八荠十贿半()四寘五味八霁九泰半十队半通用
部 ()六鱼七虞通用
     ()()六语七虞()六御七遇通用
部 ()九佳半十灰半通用
     ()()九蟹半十贿半()九泰半十队半通用
部 ()十一真十二文十三元半通用
     ()()十一轸十二吻十三阮半()十一震十二问十三愿半通用
部 ()十三元半十四寒十五删一先通用
     ()()十三阮半十四旱十五潜十六铣()十三愿半十四翰十五谏十六霰通用
     ()四质十一陌十二锡十三职十四缉通用
部 ()二萧三肴四豪通用
     ()()十七篠十八巧十九皓()十七啸十八效十九号通用
部 ()五歌独用
     ()()九蟹半二十哿()二十个通用
部 ()九佳半六麻通用
     ()()九蟹半二十一马()九泰半二十一祃通用
第十一部 ()八庚九青十蒸通用
     ()()二十三梗二十四迥二十五拯()二十三映二十四径二十五证通用
第十二部 ()十一尤独用
     ()()二十六有()二十六宥通用
第十三部 ()十二侵独用
     ()()二十七寝()二十七沁通用
第十四部 ()十二覃十四盐十五咸通用
     ()()二十八感二十九琰三十豏()二十八勘二十九艳三十陷通用
第十五部 ()一屋二沃通用
第十六部 ()三觉十药通用
第十七部 ()四质十一陌十二锡十三职十四缉通用
第十八部 ()五物六月七曷八黠九屑十六叶通用
第十九部 ()十五合十七洽通用

 

配押词韵法
宋贤词令之妙,不但由其字句之斟酌尽善,即其字句之韵,亦皆配押得当,故凡填词能纯用一韵者最佳。例如此阕应押平韵者,即于平声中任取一韵;应押仄韵者,即于上、去、入三声中任取一韵,其叶韵亦即取材于本韵者最妙。如不得已,则始就其相通之韵叶之。今试将词之押平韵者举例如下,此调前后段各四句,共五韵。
    琴调相思引        阙名
胆样瓶儿几点春韵,剪来犹带水云痕叶。且移孤冷,相伴最深樽叶。  每为惜花无晓夜,教人甚处不销魂叶!为君惆怅,何独是黄昏叶?
押仄韵(即上、去声)者,例如下,此调前段后段各四句,共六韵。
    关河令          周邦彦
秋阴时作渐向暝韵,变一庭凄冷叶。伫听寒声,云深无雁影叶。  更深人去寂静叶,但照壁孤灯相映叶。酒已都醒,如何消夜永叶?
  押入声韵者,例如下,此调前后段各六句,共十韵。
    惜琼花          张先
汀蘋白韵,苕水碧叶。每逢花驻乐叶,随处欢席叶。别时携手看春色叶,萤火而今,飞破秋夕叶。  旱河流,如带窄叶。任身轻似叶,何计归得叶?断云孤鹜青山极叶,楼上徘徊,无尽相忆叶。
又有押叠韵之调,亦为词中所常见。如下调前后段第一二句即是。
    长相思          冯延巳
红满枝韵,绿满枝叶,宿雨恹恹睡起迟叶。闲庭花影移叶。  忆归期叶,数归期叶,梦见虽多相见稀叶。相逢知几时叶。
更有三叠押韵之法,如下调前后段结句,皆承上韵叠三字也。
    钗头风          陆游
红酥手并韵,黄藤酒叶,满城春色宫墙柳叶。东风恶换韵,欢情薄叶,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叶。错叶、错叠韵、错叠韵。  春如旧叶首仄,人空瘦叶首仄,泪痕红浥鲛绡透叶首仄。桃花落叶二仄,闲池阁叶二仄,山盟虽在,锦书难托叶二仄。莫叶二仄、莫叠韵、莫叠韵。

变换词韵法
诗惟古风换韵,近体则否。而词则无论小令长调,一阕之中,往往变换无常,或平起而仄结,或仄起而平结。其法分两韵、三韵,四韵三种。兹先将两韵平换仄式列下。此调首句用平,二句叶,三句换仄,四五句叶。
    南乡子  又一体     欧阳炯
嫩草如烟平韵,石榴花发海南天叶。日暮江亭春影绿换仄韵,鸳鸯浴叶,水远山长看不足叶。
两韵仄换平式如下。此调前段首句用仄,二句叶,三句换平,四句叶。
    感恩多          牛峤
两条红粉泪仄韵,多少香闺意叶。强攀桃李枝换平韵,敛愁眉叶。  陌上莺啼蝶舞,柳花飞叶,柳花飞三字叠。愿得郎心,忆家还早归叶。
换两韵而平仄间叶者,式如下。此调前段用平,后段起句换仄,二三两句叶仄,末句叶前平。
    湿罗衣          毛文锡
豆蔻花繁烟艳深平韵,丁香软结同心叶。翠鬟女,相与共淘金叶。  红蕉叶里惺惺语换仄韵,鸳鸯浦叶,镜中鸾舞叶。丝雨隔,荔枝阴叶前平。
三韵上下用平,中间用仄,式如下。此调起韵用平,二韵换仄,三韵再换平。
    鹤冲天          欧阳修
梅谢粉,柳拖金平韵,香满旧园林叶。养花天气半晴阴叶,花好却愁深叶。  花无数换仄韵,愁无数叶花好却愁春去叶。戴花持酒祝东风换平韵,千万莫匆匆叶。
三韵上下用仄,中间用平,式如下。此调起韵用仄,二韵换平,三韵再换仄。
    调笑令          冯延巳
春色,春色仄韵,依旧青山紫陌叶。日斜柳暗花蔫换平韵,醉卧春风少年叶。年少,年少换仄韵,行乐真须及早叶。
换三韵而平仄间叶者,式如下。此调前段首句用平,二句叶平,三句换仄,四句叶仄,五句叶前平;后段首句叶前仄,二句亦叶前仄,三句又叶前平,四句另换仄韵,五句叶仄,六句再叶前平。
    定风波          叶梦得
破萼初惊一点红平韵,又看青子映帘栊叶。冰雪肌肤谁复见换仄韵,清浅叶,尚余疏影照晴空叶前平 惆怅年年桃李伴叶前仄,肠断叶前仄,只应芳信负东风叶前平。待得微黄春亦暮换仄韵,烟雨叶。半和飞絮作濛濛叶前平。
换四韵者,大概平仄多相间而用,式如下。此调起韵用仄,二韵换平,三韵再换仄,四韵再换平。
    怨王孙          李清照
梦断漏悄,愁浓酒恼仄韵,宝枕生寒,翠屏尚晓叶。门外谁扫残红换平韵,夜来风叶。  玉萧声断人何处换仄韵?春又去叶,忍把归期负叶。此情此恨此际,拟托行云换平韵,问东君叶。
尚有全换平韵者,例如下。此调前段用平韵,后段另换平韵。
    临江仙          冯延巳
冷江飘起桃花片,青春意绪阑珊平韵。高楼帘幕卷轻寒叶,酒余人散,独自倚阑干叶。  夕阳千里连芳草,风光愁煞王孙换平。徘徊飞尽碧天云叶,凤城何处?明月照黄昏叶。
更有全换仄韵者,例如下。此调前段用仄韵,二段第五句另换仄韵,三段第三句仍换仄韵。
    采桑子近         辛弃疾
千峰云起,骤雨一霎儿价仄韵。更树远斜阳,风景怎生图画叶。青旗卖酒,山那畔,别有人家。只消山水光中无事。过者一霎叶。  午睡醒时,松窗竹户,万千潇洒。野鸟飞来,只是一飞流万壑叶。共千岩争秀换仄韵,孤负平生弄泉手。叹轻衫帽,几许红尘?还自喜、濯发沧浪依旧叶。  人生行乐耳!身后虚名,何似生前一杯酒换仄韵。便此地结吾庐叶。待学渊明,更手种门前五柳叶。且归去,父老约重来,问如此青山定重来否叶?

避忌落韵法
词之为道,最忌落韵。落韵者,即落腔之谓也。盖用韵之吃紧处,全在起调与毕调。起是始韵,毕是末韵。某调当用何字起,某调当用何字毕,有一定不易之则,词之谐、不谐,即由是以判焉。韵各有其类,亦各有其音,用之不紊,始能融入本调,收足本音耳。韵有四呼、七音、三十一等。呼分开合,音辨宫商,等叙清浊,而其要则有六:一曰穿鼻,二曰展辅,三曰敛唇,四曰抵腭,五曰直喉,六曰闭口。穿鼻之韵,东冬、江阳、庚青蒸三部是也,其字必从喉间反入,穿鼻而出作收韵,故谓之穿鼻。展辅之韵,支微齐灰半、佳半灰半二部是也,其字出口之后,必展两辅如笑状作收韵,故谓之展辅。敛唇之韵,鱼虞、萧肴豪、尤三部是也,其字在口半启半闭,敛其唇以作收韵,故谓之敛唇。抵腭之韵,真文元半、元半寒删先二部是也,其字将终之际,以舌抵着上腭作收韵,故谓之抵腭。直喉之韵,歌、佳半麻二部是也,其字直出本音以作收韵,故谓之直喉。闭口之韵,侵、覃盐咸二部是也,其字闭其口以作收韵,故谓之闭口。凡平声十四部已尽于此,上、去即随之,惟入声有异耳。学者明此六音,庶几韵不假借,而起调毕调自然无不合矣,又何虑其落韵乎?

 

填一字句法
  词句长短不同,而皆有一定之作法。其最短者,莫如十六字令中之第一句。今举二例于下,其起首之字,字,即押韵而成一字句也。
    十六字令         周邦彦
眠韵,月影穿窗白玉钱叶。无人弄,移过枕函边叶。
    前 调          蔡 伸
天韵,休使圆蟾照客眠叶。人何在?桂影自婵娟叶。
填二字句法
  二字句有四种区别:一、平平,二、仄仄,三、平仄,四、仄平。兹分别举例于下。所谓平平者,如南乡子前段第四句之茫茫,后段第四句之斜阳是。所谓仄仄者,如河传第一句之曲槛是。所谓平仄者,如定风波前段第四句之争忍,后段第二句之肠断,第五句之音信是。所谓仄平者,如河传后段第六句之断肠是。惟一三两种,均为定格,平仄不能通用。二四两种,其前一字则可平可仄也。
    南乡子 又一体      冯延巳
细雨湿流光韵,芳草年年与恨长叶。烟锁凤楼无限高,茫茫叶,鸾镜鸳衾两断肠叶。  魂梦任悠扬叶,睡起杨花满绣床叶。薄倖不来门半掩,斜阳叶,负你残春泪几行叶。
    河 传 又一体      顾 敻
曲槛仄韵,春晚叶。碧梳纹细,绿杨丝软叶。露花鲜,杏枝繁,莺啭野芜平似剪叶。  直是人间到天上换仄韵堪游赏叶,醉眼疑屏障叶。步池塘换平韵,惜韶光叶。断肠叶,为花须尽狂叶。
    定风波          欧阳炯
暖日闲窗映碧纱平韵,小池春水浸晴霞叶。数树海棠红欲尽换仄韵,争忍叶,玉闺深掩过年华叶前平。  独凭绣床方寸乱换仄韵,肠断叶,泪珠穿破脸边花叶前平。邻舍女郎相借问换仄韵,音信叶,教人羞道未还家叶前平。

填三字句法
  三字句有八种区别:一、平仄仄,二、仄平平,三、平平仄,四、仄仄平,五、平仄平,六、仄平仄,七、平平平,八、仄仄仄。前四种为普通句法,后四种为特别句法。兹特各举一例于下。
  所谓平仄仄者,如归国谣首句之江水碧是。所谓仄平平者,如南歌子末句之恨春宵是。所谓平平仄者,如鹤冲天后段第一、二句之啼莺散余花乱是。所谓仄仄平者,如长相思首二句之汴水流泗水流是。所谓平仄平者,如潇湘神首二句之斑竹枝是。所谓仄平仄者,如天仙子第五句之泪珠滴是。所谓平平平者,如平韵忆秦娥首句之栖乌惊,后段第五句之相思情是。所谓仄仄仄者,如一叶落首句之一叶落是。至于三字句之句法,虽有上一下二与上二下一之别,然字数甚少,其语气尚无顿逗之处,填时似可不拘也。
    归国谣 国一作自,谣一作遥  冯延巳
江水碧韵,江上何人吹玉笛叶。扁舟远送潇湘客叶。  芦花千里霜月白叶,伤行色叶,明朝便是关山隔叶。
    南歌子 歌或作柯     温庭筠
转盼如波眼,娉婷似柳腰韵。花里暗相招叶。忆君肠欲断,恨春霄叶。
    鹤冲天          李 煜
晓月坠,宿烟微平韵,无语枕频欹叶。梦回芳草思依依叶,天远雁声稀叶。  啼莺散换仄韵,余花乱叶,寂寞画堂深院叶。片红休扫尽从伊叶前平,留待舞人归叶前平。
    长相思          白居易
汴水流韵,泗水流叠韵,流到瓜洲古渡头叶。吴山点点愁叶。  思悠悠叶,恨悠悠叶,恨到归时方始休叶,月明人倚楼叶。
    潇湘神          刘禹锡
斑竹枝韵,斑竹枝叠韵,泪痕点点寄相思叶。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叶。
    天仙子          皇甫松
晴野鹭鹚飞一只韵,水葓花发秋江碧叶。刘郎此日别天仙,登绮席叶。泪珠滴叶,十二晚峰高历历叶。
    忆秦娥 又一体      高观国
栖乌惊韵,隔窗月色寒于冰。寒于冰叠三字,淡移梅影,冷印疏棂叶。  幽香未觉魂先清叶,无端勾起相思情叶。相思情叠三字。恼人无睡,直到天明叶。
    一叶落          唐庄宗
一叶落韵,搴珠箔叶。此时景物正萧索叶。画楼月影寒,西风吹罗幕叶。吹罗幕叠三字,往事思量著叶。


填四字句法
  四字句有十二种区别:一、平平仄仄,二、仄仄平平,三、平仄仄平,四、仄平平仄,五、平平平仄,六、仄仄仄平,七、平仄平平,八、仄平仄仄,九、平平仄平,十、仄仄平仄,十一、平仄平仄,十二、仄平平平。前二种为普通句法,后十种为特别句法。今仍各举一例于后。
  所谓平平仄仄者,如减字术兰花首句之长亭晚送是。所谓仄仄平平者,如减字术兰花第三句之小字还家是。其第一字之平仄,均可通用。若上下两句为对句,则断不能移易。如绮罗香第一、二句云百里飞霜千林落木是。所谓平仄仄平者,如四竹园第四句之萤度破窗是。所谓仄平平仄者,如感皇恩前段第二句之数声钟定,后段第二句之不堪重省,第四句之绮窗依旧是。所谓平平平仄者,如感皇恩第四句之朝来残酒是。所谓仄仄仄平者,如感皇恩后段第一句之往事旧欢是。所谓平仄平平者,如蝶恋花前段第二句之才过清明,后段第二句之谁在秋千是。所谓仄平仄仄者,如明月逐人来前段第四句之软红影里,后段第五句之凤帏未暖是。所谓平平仄平者,如醉太平第一二句之情高意真眉长鬓青是。所谓仄仄平仄者,如荔枝香近第三句之舄履初会是。所谓平仄平仄者,如调笑令首二句之明月明月,第六七句之长夜长夜是。所谓仄平平平者,如寿楼春前段第五句之照花斜阳,后段第六句之楚兰魂伤是。此外尚有四字全平与全仄之二种,但只长调中特定之格有之,余不多见。至于四字句之句法,多系两字平行,间有作上一下三者,则系特别定格,不可改易,学者宜注意之。
    减字木兰花        晏几道
长亭晚送仄韵,都似绿窗前日梦叶。小字还家换平韵,恰应红灯昨夜花叶。  良时易过换平韵,半镜流年春欲破叶。往事难忘换平韵一枕高楼到夕阳叶。
    绮罗香 又一体      张 炎
万里飞霜,千里落木,寒艳不招春妒韵。枫冷吴江,独客又吟愁句叶。正船舣流水孤村,似花绕斜阳归路叶。甚荒沟一片凄凉。载情不去、载愁去叶。  长安谁问倦旅。羞见客颜借酒,飘零如许叶。漫倚新妆,不入洛阳花谱叶。为迴风起舞樽前,尽化作断霞千缕叶。记阴阴绿遍江南,夜窗听暗雨叶。
    感皇恩 又一体      周邦彦
小阁倚晴空,数声钟定韵。斗柄垂寒暮天静叶。朝来残酒,又被春风吹醒叶。眼前犹认得,当时景叶。  往事旧欢,不堪重省叶。自叹多愁更多病叶。绮窗依旧,敲遍栏干谁应叶。断肠明月下,梅摇影叶。
    蝶恋花          李 煜
遥夜亭皋闲信步韵,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叶。数点雨声风约住叶,朦胧淡月云来去叶。  桃李依依香暗度叶,谁在秋千,笑里轻轻语叶。一片芳心千万绪叶,人间没个安排处叶。
    明月逐人来        张元干
花迷珠翠韵,香飘罗绮叶,帘旌外月华如水叶。软红影里,谁会王孙意叶。最乐升平景致时。  长记叶,宫中五夜,春风鼓吹叶。游仙梦轻寒半醉叶,凤帏未暖,归去熏浓被叶。更问阴晴天气叶。
    醉太平          刘 过
情高意真韵,眉长鬓青叶。小楼明月调筝叶,写春风数声叶。  思君忆君叶,魂牵梦萦叶,翠绡香暖云屏叶。更那堪酒醒叶。
    荔枝香近         周邦彦
夜来寒侵酒席,露微泫韵。舄履初会,香泽方熏。无端暗雨催人,但怪灯偏帘卷叶,回顾始觉惊鸿去远叶。  大都世间最苦,惟聚散叶。到得春残,看即是开离宴叶。细思别后,柳眼花须更谁翦叶。此怀何处消遣叶。
    调笑令          冯延巳
明月韵,明月叠句。照得离人愁绝叶。更深影入空换平韵床,不道帏屏夜长叶。长夜换仄韵,长夜叠句。梦到庭花阴下叶。
    寿楼春          史达祖
载春衫寻芳韵。记金刀素手,同在晴窗叶。几度因风残絮,照花斜阳叶。谁念我,今无裳叶。自少年消磨疏狂叶,但听雨挑灯,欹床病酒,多梦睡时妆叶。  飞花去,良宵长叶。有丝阑旧曲,金谱新腔叶。最恨湘云人散,楚兰魂伤叶。身是客,愁为乡叶。算玉箫犹逢韦郎叶。近寒食人家,相思未忘蘋藻香叶。

 

检用词谱法
  词谱之种类甚多,为初学所最适用者,莫若《白香词谱》与《填词图谱》两种。两书于每字右旁,均附以平仄符号。平声为,仄声为,平而可仄者为,仄而可平者为。学者按图填字,断无失黏落腔之病。谱中又有数种名称,今特详述于下,俾学者检用之时不致茫无头绪也。
一曰韵 凡词谱中注有韵字者。即每阕词中起首押韵之处,如感皇恩(见前四字句法第四阕,下同)第二句之数声钟定字即起韵也。
二曰叶 凡词谱中注有叶字者。即与上句所押之韵同属一部,而不变换他韵。如感皇恩第三句之斗柄垂寒暮天静字与字同属一部,即为叶也。
三曰句 凡词谱中注有句字者。即不押韵之句。如感皇恩第四句之朝来残酒是也。
四曰豆 凡词谱中注有豆本作读,音逗字者。即一句中之顿逗处。如感皇恩前半阕末句之眼前犹认得、当时景。得字处当作顿逗是也。
五曰换 凡词谱中注有换平者,必其上句皆押仄韵,至此乃换平韵。如减字木兰花(见前四字句法第一阕,下同)首二句为长亭晚送,都似绿窗前日梦,起句送字押仄韵,第二句叶梦字,与送字同属一部,而第三句乃为小字还家,家是平韵,即为换平。或上句皆押平韵,至此另换一平韵,亦称换平。词谱中注有换仄者,必其上句皆押平韵,至此乃换仄韵。如定风波(见前变换词韵法第六阕,下同)首二句为破萼初惊一点红,又看青子映帘栊,起句红字押平韵,第二句叶栊字,与红字同属一部,而第三句乃为冰雪肌肤谁复见,见是仄韵,即为换仄。或上句皆押仄韵,至此另换一仄韵,亦称换仄。既换平韵之后,又换仄韵,与上文之仄韵不同一部者,谓之三换仄,如减字木兰花后半阕第一句之良时易过是,过字又换仄韵,与上文之送字、梦字不同一部也。同属一部者,谓之叶仄,如定风波后半阕第一句之惆怅年年桃李伴是,伴字与上文见字,同属一部也。既换仄韵之后,又换平韵者,亦同此例。他若由三换仄而四换平,由三换平而四换仄者,更可以此类推。
六曰叠 凡词谱中注有叠字者,有四种区别:一、叠句,如如梦令(见前对偶句法第八阕)第五六句之依旧,依旧是。二、叠字,如忆秦娥(见前三字句法第七阕)前半阙第三句之寒于冰,后半阕第三句之相思情,皆叠前句之尾三字也。三、倒叠字,如调笑令(见前四字句法第九阕)第六七句之长夜长夜,即倒叠前句之尾二字也。四、叠韵。如长相思(见前配押词韵法第四阕)首二句之红满枝,绿满枝,后半阕第一二句之忆归期,数归期,及钗头凤(见前配押词韵法第五阕)前半阕结处之错,错,错,后半阕结处之莫,莫,莫皆是。
七曰阕 词谱中称一首词为一阕。阕者,一曲告终而少息之谓也。凡双调之词都两阕而成一首,故称词之前半首为前半阕,或称前阕;称词之后半首为后半阕,或称后阕。其长调多至三四阕者,则称第一阕、第二阕,以下类推。
┈┈┈┈┈┈┈┈┈┈┈┈
  本书前此亦称阕为段。


研究要诀法
  词以空灵为主,而不入于粗豪;以婉约为宗,而不流于柔曼。音旨绵邈,音节和谐,乐府之正轨也。不善学之,则循其声调,袭其皮毛。笔不能转,则意浅,浅则薄;句不能炼,则意卑,卑则靡。
  词要放得开,最忌步步相逢;又要收得回,最忌行行愈远。必如天上人间,去来无迹方妙。
  词之章法,不外相靡相荡。如奇正实空、抑扬开合、工易宽紧之类是也。词之承接转换,大抵不外纡徐斗健,交相为用。所贵融会章法,接脉理节拍而出之。
  空中荡漾,是词家妙诀。上意本可接入下意,却偏不入而于其间传神写照,乃愈使下意栩栩欲动。
  词要不亢不卑,不触不悖,蓦然而来,悠然而逝。立意贵新,设色贵雅,构局贵变。言情贵含蓄,如骄马弄衔而欲行,粲女窥帘而未出,则得之矣。
  白描之句,不可近俗;修饰之句,不可太文。生香活色,当在即离之间。
  僻词作者少,宜浑脱乃近自然;常调作者多,宜生新斯能振动。
  小令要言短意长,忌尖弱;中调要骨肉停匀,忌平板;长调要操纵自如,忌粗率。能于豪爽中著一二精致语,绵婉中著一二激厉语,尤见错综之妙。
  词有叠字三字者易,两字者难,要安顿生动;词有对句四字者易,七字者难,要流转圆惬。
  词中吞吐之妙,全在换头、煞尾。换头多偷声,须和缓,和缓则句长节短,可容攒簇;煞尾多减字,须劲峭,劲峭则字过音留,可供摇曳。
  词之押韵,不必尽有出处,但不可杜撰。若只用出处押韵,却恐窒塞。
  词之句语,有二字三字四字五字至六七八字者,若一味堆垛实字,势必读之不通,合用虚字呼唤。单字如正、但、甚,任之类,两字如莫是、却又、那堪之类,三字如莫不是、最无端、又早是之类,此等虚字要皆用得其当。若一词之中,两三次用之,便觉不好,谓之空头字,不若径用一静字,顶上道下来,句法又健,然亦不可多用。
  填词必先选料,大约用古人之事,则取其新僻,而去其陈因;用古人之语,则取其清隽,而去其平实;用古人之字,则取其鲜丽,而去其浅俗。
  填词之难,难于上不似诗,下不类曲。立于二者之中,致空疏者填词,无意肖曲而不觉仿佛乎曲。有学问人填词,尽力避诗而究竟不离于诗。一则迫于舍此实无,一则苦于习久难变。欲去此二弊,当于浅深高下之间悉心研究也。

衬逗虚字法
  凡人无论作何文字,欲其姿态生动、转折达意,皆不可不知虚字之用法,而填词为尤要也。长调之词,曼声大幅,苟无虚字以衬逗之,读且不能成文,安能望通体之灵活乎?惟用于小令中,则宜加以审慎。衬逗之字,有一字、二字、三字等类,今试分列如下,俾学者可以采用焉。
一字类 正 但 待 甚 任 只 漫 奈 纵 便 又 况 恰 乍 早 更 莫 似 念 记 问 想 算 料 怕 看 尽 应
二字类 试问 莫问 莫是 好是 可是 正是 更是 又是 不是 却是 却喜 却忆 却又 恰又 恰似 绝似 又还 忘却 纵把 拚把 那知 那番 那堪 堪羡 何处 何奈 谁料 漫道 怎禁 遥想 记曾 闻道 况值 无端 独有 回念 乍向 只今 不须 多少
三字类 莫不是 都应是 又早是 又况是 又何妨 又匆匆 最无端 最难禁 更何堪 更不堪 更那堪 那更知 谁知道 君知否 君不见 君莫问 再休提 到而今 况而今 记当时 忆前番 当此际 问何事 倩何人 似怎般 怎禁得 且消受 都付与 待行到 便有人 拚负却 空负了 要安排 嗟多少

锻炼词句法
  古人一艺之成,辄竭其毕生之精力,消磨久长之岁月,而后有所成就,断非卤莽灭裂者所能奏功。况乎填词之学,拘于律,限于韵,长焉而不可减,短焉而不可增。设一阕之中,偶有一语之不工,一字之不稳,则全体必为之减色。盖词家所最忌者,为庸腐,为生硬,若欲语语激得起,字字敲得响,锻炼之功又曷可少哉?从前填词家如周清真之典丽,姜白石之骚雅、史梅溪之句法、吴梦窗之字面,皆有独擅胜场之处。今从宋陆辅之《词旨》,摘集古人对句、警句分录于后,以供学者之参考也。

  对句
小雨分出 断云笼口  烟横山腹 雁点秋容  问竹平安 点花番次  樨柳苏晴 故溪歇雨  虚阁笼云 小帘通月  蝉碧勾花 雁红攒月  落叶霞翻 败窗风咽  风泊渡惊 露零秋冷  花匝么弦 象奁双陆  珠蹙花舆 翠翻莲额  汗粉难融 袖香新窃  种石生云 移花带月  断浦沉云 空山挂雨  画里移舟 诗边就梦  砚冻凝花 香寒散雾  系马桥空 移舟岸易  疏绮笼寒 浅云栖月  竹深水远 台高日出  香茸沾袖 粉甲留痕  就船换酒 随地攀花  调雨为酥 催冰作水  做冷欺花 将烟困柳  巧剪兰心 偷粘草甲  罗袖分香 翠绡封泪  池面冰胶 墙腰雪老  枕覃邀凉 琴书换日  薄袖禁寒 轻妆媚晚  倒苇沙闲 枯兰洲冷  绿芰擎霜 黄花招雨  紫曲迷香 绿窗梦月  暗雨敲花 柔风过柳  霜杵敲寒 风灯摇梦  盘丝击腕 巧篆垂簪  翠叶垂香 玉容消酒  金谷移春 玉壶贮暖  拥石池台 约花栏槛  问月赊晴 凭春买夜  醉墨题香 闲箫弄玉



1 2 3 4 下一页



上一篇:西圃词说 [清]田同之    下一篇:古典诗词讲义

Copyright ©2017    华夏风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