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华夏风
灿烂中华美

斑斓华夏风
会员中心 * 诗词格律
☆您在注册后即可投稿☆提倡原创,高雅;拒绝抄窃,媚俗。☆

当前位置:首 页 >> 诗论园>> 诗论园>> 文章列表

《龙文鞭影》全文注解(二)

作者:萧良有、杨臣铮 (明)   发布时间:2010-10-25 19:10:49   浏览次数:3836

 【哀笺】:绚一作徇。魏舒,字阳元,外家即今人所谓外公家。

  永和拥卷,次道藏书。

   【吕注】:永和拥卷:三国时李谧,字永和,好学,他曾说:“丈夫拥书万卷,何暇南面百城。”次道藏书:晋代宋次道,家中藏书都校雠三五遍,士大夫多以次道家中藏书为善本,在他家附近租房居住,以求借书方便,因此他家附近的房租都比别处贵。

  【哀笺】:李谧年少好学,立志以琴、书为业,做书籍的整理、校勘,朝廷屡次征召不应,答曰:“丈夫拥书万卷,何暇南面百城。”

   镇周赠帛,*子驱车。

  【吕注】:镇周赠帛:唐代张镇周,在唐高祖时从寿春迁任舒州都督前.到故宅,召来亲友欢欣数十日,又将金帛赠给亲友,说:“今日犹得与故人欢欣,明日则舒州都督,治理百姓,官民礼隔,不复得为交游。”*子驱车:周*不齐,字子贱,任单父地方官。临行前阳画告诉他说:“我见识浅陋,不懂治民之术,只能告诉你钓鱼的方法,投下鱼饵就上钩的,是阳,肉薄而味不美;若即若离者是鲂鱼,肉厚而味美。”*不齐到达单父后,前来迎接的达官贵人相拥于道,*不齐说;“车驱之,车驱之!阳画所说的阳*鱼到了。”

   【哀笺】:*,虑字将心改为必。镇周赠帛事见《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九十一》高祖武德八年。*子,春秋鲁人,为单父宰,事见《说苑·卷七政理》。

   廷尉罗雀,学士焚鱼。

  【吕注】:廷尉罗雀:汉代翟方进担任廷尉,门前宾客盈门,及废,门可罗雀。后复起用,有宾客欲往,翟方进在门上写道:“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学士焚鱼:南北朝时张褒,梁天监御史劾其不供学士职,张褒曰:“碧山不负吾。”就焚掉佩带的银鱼而去。

  【哀笺】:翟方进。字子威,事见《史记·卷百二十》汲郑列传第六十。学士焚鱼,张褒,任翰林学士,老杜曾有诗曰:“碧山学士焚银鱼。”(《柏学士茅屋》)

  冥鉴季达,预识卢储。

  【吕注】:冥鉴季达:宋代杨仲希,字季达,年轻时在成都某家作客,主人家少妇出来向他调情,季达正色拒绝。他的妻子在家中梦见有人说:“你丈夫独处他乡,不在暗处做亏心事,神明知道了,一定会得第一名。”后来果然如此。预识卢储:唐代卢储考进士,投书拜见尚书李翱。李翱的大女儿十五岁,看见书信,说:“此人必定会考中状元。”李翱于是招他为女婿,次年,卢储果然中榜首。

  【哀笺】:预识卢储,新婚之夜,卢储为催妆诗,曰:“昔年曾向玉京游,第一仙人许状元。今日已成秦晋约,早叫鸾凤下妆楼。”事见《太平广记·卷第一百八十一》贡举四,李翱女条目。

  宋均渡虎,李白乘驴。

  【吕注】:宋均渡虎:汉代宋均担任九江太守。郡内多虎,伤害百姓,设置槛阱仍然不能避免,宋均说:“这是因为官员贪暴,应该进忠言,退奸吏,可以移去槛阱。”老虎果然向东渡江而去。后来楚地多蝗虫,一飞到九江界内,也各自散去。李白乘驴:传说唐代诗人李白曾经骑驴过华阴,县令不准他骑驴,李白写诗云:“曾使龙巾拭唾,御手调羹,贵妃捧砚,力士脱靴。想知县莫尊于天子,料此地莫大于皇都,天子殿前尚容吾走马,华容县里不许我骑驴。”知县大惊,向他谢罪。

  【哀笺】:宋均渡虎,事见《后汉书·卷四十一》第五钟离宋寒列传第三十一。李白乘驴,元,阴时夫《韵府群玉》卷二:“李白游华山,县令方决事,白乘醉跨驴过门。宰怒,引至庭下,曰:‘汝何人?辄敢无礼!’白乞供状曰:无姓名,曾用龙巾拭吐,御手调羹,力士脱靴,贵妃捧砚,天子殿前尚容走马,华阴县里不得骑驴?”毛文岐曾有诗《李太白骑驴处》曰:“华阴道上华山侧,想见当年李太白。县令不许骑驴过,自称天子殿中客。”

   仓颉造字,虞卿著书。

  【吕注】:仓颉造字:仓颉是传说中黄帝的史官,据说他观鸟迹虫文,创制丁文字。虞卿著书:周虞卿是游说的士人,曾经向赵孝成王游说,第一次得到黄金百镒,第二次被任命为上卿,故号虞卿。著书八篇.世号《虞氏春秋》。

  【哀笺】:《史记·卷十四》十二诸侯年表第二:“赵孝成王時,其相虞卿上采春秋,下观近势,亦著八篇,为虞氏春秋。”

   班姬辞辇,冯诞同舆。

  【吕注】:班纪辞荤;汉成帝游后庭,想要班婕妤同车,班婕妤说:“圣贤之君,都有名臣在身旁;亡国之君,才有嫔妃在侧。”汉成帝才作罢。冯诞同舆:冯诞与汉高祖同年,幼时曾经侍奉高祖读书,娶了高祖的妹妹乐安公主,高祖常与他同乘车、同就食、同席而卧。
  


七虞

   西山精卫,东海麻姑。

  【吕注】:西山精卫:《山海经》记载,炎帝的女儿游东海时溺死,化为冤鸟,名为精卫,常衍西山之木石填东海。东海麻姑:《神仙传》载,东海中有神仙名叫麻姑。

   楚英信佛,秦政坑儒。

  【吕注】:楚英信佛:汉代光武帝的第六子刘英,被封为楚王,明帝时派人到西域求佛,带来佛书,楚王刘英最先信佛。秦政坑儒:秦始皇,名政,讨厌儒生借经书发议论,命令焚烧《诗》、《书》、百家语,将犯禁的儒生活埋。

  曹公多智,颜子非愚。

  【吕注】:曹公多智:曹操曾说:“你们想看看我吗,也是一个普通的人罢了,只是多智。”颜子非愚:颜回,字子渊,是孔子的学生,天资聪明。孔子曰:“回也不愚。”

  伍员覆楚,勾践灭吴。

  【吕注】:伍员覆楚;楚国伍员,字子胥,是伍奢的儿子。伍奢因为进谏被平王杀害,伍员逃到吴国,说服吴国讨伐楚国。伍员到楚国后,平王已死,昭王逃走。伍员于是鞭平王尸三百下。楚国大夫申包胥到秦国哭七天七夜,请求救兵,秦国于是出兵救楚。楚昭王复位。勾践灭吴:越王勾践失败后,进入吴国作奴仆,后用范蠡的计策才得返国,于是卧薪尝胆,整治军队,终于灭掉吴国。

  君谟龙片,王肃酪奴。

  【吕注】:君谟龙片:宋代蔡襄,字君谟。茶之极品莫贵于龙凤团,始于宋代丁谓,成于蔡君谟。蔡君谟担任福建转运使,开始制造小片龙茶,共二十余饼,重一斤,值金二两,十分贵重。王肃酪奴:南北朝时王肃,开始不食羊肉及酪浆,常食即鱼羹。曾说:“羊比齐鲁大邦,鱼比邾莒小国,惟茗不中,与酪作奴。”人们因此称茗饮为酪奴。酪,乳浆。

 蔡衡辨凤,义府题乌。

  【吕注】:蔡衡辨凤:汉代辛缮隐居在华阴,光武帝征召不至,有一种鸟高五尺,五色备而多青,栖息在辛缮家的槐树上,太守报告说是凤。太史令蔡衡曰:“凡象凤者有五:多赤者风,多音青鸾……,今多青乃鸾,非凤也。”皇帝认为说得对。义府题乌:唐代李义府初次见唐太宗时,接受以乌作题目的考试,李义府曰:“日里扬朝彩,琴中伴夜啼。上林多少树,不借一枝栖。”唐太宗说:“将把全部树枝借给你,岂止一枝。”于是任命他为御史。

  苏秦刺股,李勣焚须。

   【吕注】:苏秦刺股:战国时苏秦游说秦国没有得到重用,回来时妻子不下织机迎接他,嫂子不给他做饭。苏秦发誓读《太公阴符经》,读到欲睡时,就用铁锥刺股。一年后,终于学成,于是周游列国,佩了六国的相印。李勣焚须:唐代徐世勣,唐太宗赐姓李,任命为仆射。他的姐姐病了,李勣亲自煮粥,烧掉了胡须,他姐姐说:“那么多仆人,何必要你亲自煮呢?”李勋说:“你我都年纪大了,还能煮多少次呢?”

  介诚狂直,端不糊涂。

  【吕注】:介诚狂直:宋代石介,字守道。担任太子中允,十分忠直。人们称赞他狂直。端不糊涂:宋大宗身体不适,宣政使王继恩忌恨太子英明,想换太子。吕端担任宰相,请太子入内,当太宗死后,将王继思锁在书阁中,亲自扶助真宗登基,还揭帘审视,看清是真宗后才下拜。宋太宗曾称他小事糊涂,大事不糊涂,对他的人品早有预见。

  关西孔子,江左夷吾。

  【吕注】:关西孔子:汉代杨震是华阴人,通晓经书,人称关西孔子。江左夷吾:晋代王导,善于因事运用机谋。当时江左草创,温峤以此为忧,及听了王导的想法后,说:“江左自有管夷吾,吾复何虑哉!”管夷吾,即管子,战国时齐国贤臣。

  赵抃携鹤,张翰思鲈。

  【吕注】:赵抃携鹤:宋代赵抃,弹劾不避权贵,被称为铁面御史,到蜀地做官时,只带一琴一鹤自随。张翰思鲈:晋代张翰,担任齐王囧的大司马东曹椽,见秋风起,因思吴中鲈脍莼羹,叹息说:“人生贵心意合适,何必数千里外求名位呢?”于是驾车回家。不久齐王囧事败,人们都说他有先见之明。

  李佳国士,聂悯田夫。

  【吕注】:李佳国士:汉代李元礼与聂季宝一见面后,断言说;“此人当作国士。”后来果然如李元礼所言。聂悯田夫:五代时聂夷中,很同情种田人,曾作《伤田家》诗:“二月卖新丝,五月粜新谷,医得眼前疮,剜却心头肉。我愿君王心,化作光明烛,不照绮罗筵,遍照逃亡屋。”

  善讴王豹,直笔董狐。

  【吕注】:善讴王豹:卫国王豹善于唱歌。讴:歌唱。直笔董狐:董狐是古代史官,以直笔闻名。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

  赵鼎倔强,朱穆专愚。

  【吕注】:赵鼎倔强:宋代赵鼎,不附合议和,被秦桧贬到吉阳军,赵鼎上谢表说:“白首何归,怅余生之无几;丹心未泯,誓九死以不移。”秦接见到谢表说:“此老倔强犹昔。”三年后,得病不食而死。朱穆专愚:汉代朱穆,小时候专心读书,竞常丢失衣帽、或落在坑中,其父认为他专愚。

  张侯化石,孟守还珠。

  【吕注】:张侯化石:汉代张侯担任梁相,一天雨后,看见一只像山雀样的鸟坠地化为圆石,汀开一看,里面有金印,印文为“忠孝侯印”。孟守还珠:汉代孟尝担任合浦太守,合浦产珠,因为前任太守贪暴,珠蚌都移走了,孟尝革除弊政,于是珠蚌复还。

  毛遂脱颖,终军弃繻。

  【吕注】:毛遂脱颖:毛遂是战国时平原君的门客,曾自荐去楚国作说客,平原君说:“贤士处世,就像锥子放在囊中,其锥末马上可以看见,你到我这里三年还没有建树。”毛遂说:“臣今天请求处在囊中,当脱颖而出,不只是锥末可以看见。”脱颖而出,指锥尖刺破囊而出。终军弃繻:汉代人终军,字子云。从济南出关时,守关的小吏给他返回的凭证,终军说;“大丈夫西游,不会再回来了。”于是丢弃凭证而离去。繻,古代出入关口的凭证。

  佐卿化鹤,次仲为乌。

  【吕注】:佐卿化鹤:唐代徐佐卿,是四川的道士。唐玄宗出猎,向孤鹤射一箭,鹤带箭向西南飞走。徐佐卿回到山中,对弟子说;“我出游中箭。”于是将箭挂在墙上,说:“等箭的主人来取。”后来唐玄宗到四川,识得此箭,才知道先前的鹤是徐佐卿所变的。次仲为乌:传说秦朝王次仲,将仓颉的旧文变为当时的隶书,秦始皇认为变换的隶书简明,就召见他,三次征不到,就下令用槛车传送。王次仲于是变为大乌,飞走了。

  韦述杞梓,卢植楷模。

  【吕注】:韦述杞梓:唐玄宗时韦述担任史官,韦家兄弟五人也分别为官。张说对人说:“韦家兄弟,人之杞梓。”杞梓:比喻兄弟。卢植楷模:汉代卢植,刚毅有大节。曹操曾说他是“士之楷模”。

  士衡黄耳,子寿飞奴。

  【吕注】:士衡黄耳:晋代陆机,字士衡,家中有狗名叫黄耳,曾对黄耳说:“在京城与吴中久绝消息,能往取消息否?”黄耳摇尾作声,带书信而去,一月后带家书返回,以后又多次送信。子寿飞奴:唐代张九龄,字子寿,曾养鸽往返送家信,给鸽取名为飞奴。

  直笔吴竞,公议袁枢。

  【吕注】:直笔吴竞:唐代吴竞,撰写《武后实录》时,记载张昌宗诱使张说诬陷魏元忠的事,张说为相后,屡次恳求更改,吴竞说:“给您拘私情那还叫什么实录?”终究不改。公议袁枢:宋代袁枢,担任史宫.章子厚与他是同乡,极力请求他粉饰自己的传记,袁枢说:“宁负乡人,不可负天下后世公议。”

  陈胜辍锸,介子弃觚。

  【吕注】:陈胜辍锸;秦国陈胜在耕田时,曾停止耕作,将锸放在垄上说;“苟富贵。无相忘。”同伴说;“帮人佣耕,如何富贵?”陈胜叹息说:“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后与吴广起兵反秦,自立为王各地响应。锸,锹,农具。介子弃觚:汉代人傅介子,年十四好读书,曾经弃觚而叹说:“大丈夫怎能坐在家中作老儒生,应当在异域立功。”后来因功被封为义阳侯。觚,古代写字用的木板。

  谢名蝴蝶,郑号鹧鸪。

  【吕注】:谢名蝴蝶:宋代谢逸,字无逸,屡次考进士不第,作诗以自娱,曾作蝴蝶诗三百首,人称谢蝴蝶。郑号鹧鸪:唐代郑谷,字守愚,七岁能作诗,后作《鹧鸪》诗极佳,人称郑鹧鸪。

  戴和书简,郑侠呈图。

  【吕注】:戴和书简:汉代戴和每结交到亲密的朋友,就焚香告于先祖,书写在竹简上。郑侠呈图:宋代进士郑侠,请画工将干旱造成的饥民流离失所、饥寒困苦之状画在图上呈上.请求施行善政,神宗皇帝于是下诏责己,三日后天下大雨。

  瑕丘卖药,邺令投巫。

  【吕注】:瑕丘卖药:唐代瑕丘曾卖药百余年,因为地震而死,有人将他的尸体丢在水中,取他的药来卖,一会儿瑕丘披着羊羔皮来,其人恐惧哀求。邺令投巫:邺县风俗信巫,每年将女子投入河中,说是为河伯娶妇,西门豹担任邺县县令时,将巫婆投入水中,开渠灌溉农田,百姓安定。

  冰山右相,铜臭司徒。

  【吕注】:冰山右相;唐代杨国忠为有相,颐指气使,只有进士张*不愿依附他,说;“都说杨右相是泰山,我看他是冰山,太阳一出来,我们不就失去依靠了吗?”于是隐居嵩山。铜臭司徒:汉代崔烈用五百万钱买来司徒官职,就问儿子说:“我担任三公,外面如何议论?”儿子回答说:“议论的人嫌大人有铜臭味。”

  武陵渔父,闽越樵夫。

  【吕注】:武陵渔父:晋代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描述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武陵渔夫沿桃花源捕鱼,从一个小山口到了村庄,村人自给自足,恬然自乐,说是秦时避乱来此,不知道有汉代魏代晋代。渔夫回来后,再去寻找却找不到此地。闽越樵夫:传说唐代一个樵夫蓝超曾追白鹿,从一个极窄的石门中进入一豁然开朗的地带,那里鸡犬之声相闻,有主人称是避秦时乱来此。蓝超想回家与亲人告别再来此,后来却找不到此地。

  渔人鹬蚌,田父*卢。

  【吕注】:渔人鹬蚌;《战国策·赵策》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一鹬鸟啄住蚌肉,蚌夹住鹬鸟的啄,互不放松。鹬鸟说:“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必有死蚌。”蚌说:“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必有死鹬。”鹬蚌互不放松,打渔的人看见了,把鹬蚌一起得到了。田父*卢:田父,指种田的人。齐国欲伐魏国,淳于完对齐王说:“韩子卢是天下跑得最快的狗,东郭*是海内最狡猾的兔子,韩子卢迫东郭*,绕山者三,腾山者五,各自劳倦至极,田父毫不费功夫就得到功劳。恐怕齐魏相争,也是如此。”齐于是罢兵。

  郑家诗婢,郗氏文女。

  【吕注】:郑家诗婢:汉代郑玄家中的奴婢都读书,奴婢甚至能用《诗经》中的句子对话。郗氏文奴:晋代郗*家中有奴仆精于文章,王羲之喜爱他,常提起此奴。

 

八齐

   子晋牧豕,仙翁祝鸡。

  【吕注】:子晋牧豕:汉商丘子晋牧猪,年七十不娶,不老,食菖蒲根,饮水而已。豕,猪。仙翁祝鸡:晋代祝鸡翁,常养鸡干余只,皆有名字,早晨放出,晚上回笼,只呼鸡的名字,鸡就自动分开。

  武王归马,裴度还犀。

  【吕注】:武王归马:周武王在太公望辅助下灭商,于是偃文修武,放马于华山之南,放牛于桃林之野,向天下表示不再使用。裴度还犀:唐代裴度,相士曾说他将饿死。裴度在游香山寺时,拾得犀牛带一条,还给了失主。失主是一名妇女,正准备带犀带去救获罪的父亲,故感激不尽。先前的相士再次见到裴度,说:“积有阴德,将要大贵。”后来果然大贵。

  重耳霸晋,小白兴齐。

  【吕注】:重耳霸晋:晋文公,姬姓,名重耳。曾因骊姬之乱出逃十九年,后得以返国,出谷戌,释宋围,一战而霸。小白兴齐:齐桓公,姓姜,名小白。任用管仲为相,大兴齐国,遂为五霸之长。

  景公禳慧,窦俨占奎。

  【吕注】:景公禳慧:齐景公二十二年,出现慧星,齐景公想祈祷以消灾,曼子说:“无益也。天上出现慧星,是为扫除秽德,君无秽德,何须祈祷?”塞俨占奎:宋代翰林学士窦俨与卢多逊、杨徽之同担任谏官,曾推算说:“岁在丁卯,五星将在奎宿相聚,奎主文明,天下将太平,二位可以看到,老夫看不到了。”后来果如其言。

  卓敬冯虎,西巴释麑。

  【吕注】:卓敬冯虎:传说明代卓敬,十五岁时,风雨夜归,得一物,以为是牛,骑回家,进门后,放走此物,原来是虎。冯,凭惜、依靠的意思。西巴释麑:秦国西巴在孟孙手下做事,孟孙猎得小鹿,让西巴带回,母鹿跟随不离开,西巴于是将小鹿放生。孟孙大怒,赶走了西巴。后来又将西巴招回,让他作儿子的老师,说:“对小鹿都不忍心,何况我的儿子呢?”麑:小鹿。

  信陵捕鹞,祖逖闻鸡。

  【吕注】:信陵捕鹞:魏国公子无忌,号信陵君,正在吃饭时,有一鸠投入案下,公子赶走鸠,鸠于是被屋上守候的鹞吃掉。公子无忌说:“我有负于鸠。”于是捕捉三百只鹞,按剑说:“谁有罪?”一鹞低头伏罪,公子无忌就杀掉了它,将其它的都放走,于是仁慈的名声大振,士人争相归附。祖逖闻鸡:晋代祖逖立志报国,担任司州主簿时,半夜闻鸡叫而起来舞剑。后带兵与石勒相持,收复黄河以南土地。

  赵苞弃母,吴起杀妻。

  【吕注】:赵苞弃母:东汉赵苞担任辽西太守,鲜卑族入侵,劫持其母作人质,赵苞说:“惟为王臣,义不得顾私恩。”其母说:“人各有命,何得相顾,以亏忠义。”赵苞于是进兵杀贼,母亲因此遇害,赵苞也吐血而死。吴起杀妻:战国时魏国吴起在鲁国做官,齐国伐鲁,鲁欲任用他为大将,吴起的妻子是齐国人,鲁国因此不信任他,吴起于是杀掉妻子以求信任。

  陈平多辙,李广成蹊。

  【吕注】:陈平多辙:汉代陈平家贫,乡里中有富人张负的孙女,五次嫁人其夫都死了,陈平想娶他,张负对女儿说;“陈平虽贫,门外多长者车辙,不要因为家贫而持家不谨。”陈平自此富有。后来辅助汉高祖立了大功。李广成蹊:汉武帝曾称赞大将李广,口不能出词,恂恂如常人,但天下人仰慕他,正如谚语说的“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蹊,小路。

  烈裔刻虎,温峤燃犀。

  【吕注】:烈裔刻虎:秦始皇二年,有画工名叫烈裔,刻两只玉虎.不点眼睛,秦始皇让另外的画工夜间点睛,虎即离去。次年南郡献来白虎两只,原来是玉虎,于是挖去眼睛,虎不能再走了。温峤燃犀:晋代人温峤任都督江州军事时,过牛渚桥,相传桥下有怪物,温峤点燃犀照桥下,怪物一会儿就覆灭了。

 梁公训雀,茅容割鸡。

  【吕注】:梁公驯雀:唐代狄仁杰,因功封梁国公,居母丧时,有白雀飞下吊丧,如驯好了一样。茅容割鸡:汉代郭林宗借宿在茅容家,茅容早晨杀鸡,郭林宗以为是招待自己,结果却是侍奉他的母亲,而自己和客人一起吃粗蔬谈饭。郭林宗认为他很贤,就劝他就学。

  九佳

   禹钧五桂,王祐三槐。

  【吕注】:禹钧五佳:五代时窦禹钧的五个儿子相继登高第,冯道赠诗口:“燕山窦十郎,教子有义方。灵椿一株老,丹桂五枝芳。”王祐三槐:宋代王祐遭贬后,亲手在院中种植三棵槐树,说:“我的子孙必定有担任三公的。”后来儿子王旦果然为相。于是构筑“三槐堂”。

  同心向秀,肖貌伯偕。

  【吕注】:同心向秀:晋代向秀与山涛、嵇康、吕安友善,志同道合,当世少有。肖貌伯偕:唐代张伯偕与弟弟张仲偕形貌相似,仲偕的妻子梳妆毕,看见伯偕说;“漂亮吗?”伯偕说:“我是伯偕。”过了一会儿,又见到了,说:“刚才我错将伯偕认作你了。”伯偕回答说:“我仍然是伯偕。”妇人羞愧不敢出门,后来兄弟俩以衣服相区别。

  袁閎土室,羊侃水斋。

  【吕注】:袁閎土室:汉代袁閎父亲死后十分伤心,在发生朋党事件后,修筑土屋,潜居十八年不见客,早晚在屋中向母亲行礼。羊侃水斋:南北朝羊侃在衡州做官时,曾设置水斋,饰以锦旗,令观者赞叹。

    敬之说好,郭讷言佳。

  【吕注】:敬之说好:唐代项斯为人清奇雅正,尤其擅长写诗,杨敬之赠诗云:“几度见君诗尽好,及观标格胜于诗。平生不解藏人善,到处逢人说项斯。”郭讷言佳;晋代郭讷,字敬言,官至太子洗马,听到伎人唱歌,言佳(即说唱得很好),石季伦问他这是什么曲子,他说不知道。石说:“既不知曲名,何以言佳?”郭讷说:“就像看见西施,何必识得姓名才说她美。”

  陈瓘责己,阮籍咏怀。

  【吕注】:陈瓘责己:末代陈瓘在礼部做官,因为不知道程伯淳而写文章责备自己不知道当世贤人。阮籍咏怀:晋代阮籍志气宏放,晋文帝时,常担心祸患,作《咏怀》诗八十余篇。
  十灰

   初平起石,左慈掷杯。

  【吕注】:初平起石:传说晋代黄初平能将石头变成羊站起来。左慈掷杯:传说东汉左慈,有仙术,曹操曾将他断食一年不死.后喝酒时将杯子掷出变作飞鸟,自己突然不见。

  名高麟阁,功显云台。

  【吕注】:名高麟阁:汉宣帝时,将有功的大臣画在麒麟阁中,写下姓名、官爵。功显云台:汉明帝时将中兴功臣三十一人的像画在南宫云台上。

  朱熹正学,苏轼奇才。

  【吕注】:朱熹正学:宋代朱熹集诸儒之大成,著述六经,贡献很大。苏轼奇才:宋代苏轼在殿中应对,宣仁太后称赞他有“奇才”。

  渊明赏菊,和靖观梅。

  【吕注】:渊明赏菊:晋代陶元亮,本名渊明,后改名陶潜。隐居栗里,种菊东篱。和靖观梅:宋代林逋,字君复,谥号和靖。曾在孤山上建宅,宅四周种梅,观之不倦,所作《咏梅》诗脍炙人口。

  鸡黍张范,胶漆陈雷。

  【吕注】:鸡黍张范:汉代张劭与范式为友,曾同在大学学习,分手时范式约定在来年某日拜访张劭的双亲。来年张劭告诉母亲杀鸡煮黍准备,母亲说:“二年之约何必当真。”张勋说;“范式必定不会失约。”到期范式果然来到。胶漆陈雷:汉代人陈重与雷义为友,同举孝廉,同拜中书郎。当时人说:“胶漆自谓坚,不如陈与雷。”

  耿弇北道,僧孺西台。

  【吕注】:耿弇北道:汉光武帝兵至邯郸,耿弇进见,与光武帝一同到蓟州。官员们说;“怎么向北进入敌人囊中?”光武帝指着耿弇说:“此我北道主人也。”僧孺西台:唐代牛僧孺担任伊阙县尉时曾在水边祝拜说:“若是西台,当有溪尺鸟飞出。”结果飞出一双溪尺鸟。后来果然官任西台,拜同平章事。西台,指中书省。

  建封受贶,孝基还财。

  【吕注】:建封受贶:唐代张建封,不得志时,尚书裴宽曾向他赠送钱帛奴婢,张建封毫不推让。后来镇守徐州。贶:赐赠之物。孝基还财:末代张孝基娶富家女,富家只有一子,不肖,遂将全部家财赠给孝基。后富家子沦落为乞丐,孝基就将全部家财还给了他。孝基死后,忽然有人在高山见到他坐着仪仗专车,孝基说:“我以还财之故,上帝命我主此山。”

  准题华岳,绰赋天台。

  【吕注】:准题华岳:宋代寇准是华州人,八岁时曾吟华山诗;“只有天在上,更无山与齐。”他的老师说:“贤郎怎得不作宰相。”绰赋天台:晋代孙绰,字兴公。博学能文,听说天台山神秀.就让入画其图,遥为之作赋。赋成,友人范荣期赞赏说:“掷地有金石声。”

  穆生决去,贾郁重来。

  【吕注】:穆生决去;汉代穆生少时与楚元王相交,因穆生不喝酒,楚元王每次宴会,都要设置甜米酒专供穆生享用,后王戊继位,也经常设置甜米酒。后来有一次忘了设置,穆生说:“王意怠矣。”决意离去。贾郁重来:五代时贾郁担任仙游簿,任满时,有吏醉洒,贾郁说:“如再来必定要惩治。”吏曰:“公若再来,如铁船渡海。”后来贾郁果然再任,醉吏盗库钱,贾郁判曰:“窃铜鏹以润家,非因鼓铸;造铁船而过海,不假炉锤。”

  台乌成兆,屏雀为媒。

  【吕注】:台乌成兆:汉代朱博担任御史大夫,府中种植有柏树,树上有乌鸦栖息,后称御史台为乌台。唐代柳仲郢担任谏议大夫,每次升官,都有乌鸦聚集,五天才散。兆,预兆。屏雀为媒;唐高祖的皇后窦氏的父亲,在嫁女时曾画二孔雀于屏上,说谁射中孔雀的眼睛就将女儿嫁给谁,结果唐高祖李渊二箭各中一目,于是娶了窦氏。

  平仲无术,安道多才。

  【吕注】:平仲无术:宋代寇准,字平仲,与张咏相善,张咏曾说:“寇公奇才,借学术不足耳。”安道多才:宋代张方平,字安道,少时聪明绝伦,读书过目不忘,作文从不打草稿。

  杨亿鹤蜕,窦武蛇胎。

  【吕注】:杨亿鹤蜕:宋代杨亿出生时,胎盘中裹着的是一只雏鹤,全家惊骇,遂弃之江中,其叔父说:“异必奇人。”迟到江中,打开看时,鹤蜕变为婴儿,身上有紫色细毛,三月才脱光。窦武蛇胎:汉代窦武出生时有一蛇同产,送入林中。后来窦武的母亲死时,有一大蛇从林中出来,以头触棺,流血如泣,很有一会才走。人们认为是吉祥之兆。

 湘妃泣竹,鉏麑触槐。

  【吕注】:湘妃泣竹:尧帝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都嫁给了舜。舜南巡时死于苍梧,两个妃子跟随,死在江湘之间,成为湘水神,故世人称为湘妃。当初,二妃到洞庭湖之君山,痛哭挥泪,染竹成斑,今称为湘妃竹。鉏麑触槐:鉏麑是晋国力士,晋灵公让他刺杀赵宣子,去的时候赵宣子将要上朝,因时间尚早.正在假寐,鉏麑退而叹息说:“杀了为民做主的人不忠;违背了命令不守信。”于是在槐树上撞死。

  阳雍五壁,温峤一台。

  【吕注】:阳雍五璧:汉代阳伯雍曾经设置义茶给人喝,有喝茶的人送给他一包种籽说:“种下可以得到好玉,并可以得到好妻子。”北城徐氏家有女子,阳伯雍去求亲,徐氏曰:“聘礼要白壁一双。”阳伯雍到种种籽的地方求之,得到白壁五双,聘回佳妇。温峤一台:晋代温峤博学能文,下玉镜台一枚向姑妈的女儿求婚,行婚礼毕,新娘说:“我就怀疑是你这个老家伙。”






Copyright ©2017    华夏风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