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华夏风
灿烂中华美

斑斓华夏风
会员中心 * 诗词格律
☆您在注册后即可投稿☆提倡原创,高雅;拒绝抄窃,媚俗。☆

当前位置:首 页 >> 诗论园>> 诗论园>> 文章列表

《联话杂钞》

作者: 冯元亮   发布时间:2010-10-25 19:43:37   浏览次数:17555

《联话杂钞》前言
何柯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冯天亮先生费时数年,旁搜博采,编成《联话杂钞》一稿,并同意在湖南楹联网上陆续揭载。鄙人有幸先读先生全稿,对先生的认真严谨和无私热情深表敬佩。
  对联起源于晚唐,至今已近千年历史。而联话之作,虽然在宋元偶有著作然涉及评谈,如王銍《四六话》之类,要非专门著述。至清朝中叶,楹联创作进入全盛时期,名家辈出,杰作纷呈,乃有梁章钜《楹联丛话》撰成,始为联话之开山之作。梁著采辑宏博,重在楹联掌故,将五代至清中叶之楹联发展史勾划出基本轮廓,同时又广采时人作品,记录大量名联名家,允称巨制。此后,联话之作甚夥,多为梁作之仿,或囿于识见,或多所重复,皆无足观。上世纪初叶,吾湘吴恭亨氏,于联话中独标一帜,其《对联话》之作,虽篇幅及收辑范围不及梁书,而评骘精确、采择精严,且以古典文学理论与当代西方文学理论相融合,为联话之作添入全新思想与审美角度,实为楹联研究者及楹联爱好者学习借鉴之极好教材。梁、吴二氏之著,皆习楹联者必读之书。尝以为现代楹联出版物虽多,却未见有与梁、吴二氏所著足相鼎足者,亦足叹息。自吴氏之后,九十年来楹联创作时盛时衰,亦未有全面采辑、整理及评论者。冯天亮先生之作,虽录自他人所撰,述而不作,然先生目光敏锐,深谙楹联历史,本人又精于诗联之学,故虽钞书,其思想、眼光则全出于自我。冯先生从三千多种书籍里,采钞出一百多万字之联话资料,足以继踵前贤,补数十年联话总龟之缺。
  冯先生所钞,概其内容,分为三类。一为资料性质,即某些重要历史事件、历史人物中出现的大量楹联,如孙中山先生逝世后出现的大量挽联、抗日战争时期在各地流传的大量对联等,或以人为纲,或以地为纲,或以事为纲,把稀见之资料钞撮公布,足为楹联史料。二为掌故性质,即关于某些对联产生背景、创作过程之史事轶闻,或某些对联作者之生平事迹与创作概况等,皆精确记录,足为今世读者赏析研究之助。三为评论性质,即前代学人、文人关于某些对联的艺术特色和创作得失之评论,此类评论往往言简而意赅,深中肯綮,后之研习楹联艺术者,可从此类评论中深悟创作之道,开拓眼界、提高眼力。《联话杂钞》虽侧重楹联之事,而无论读史论艺或知人论世,皆有可供思考与借鉴者。且联话联史,趣味盎然,读之不觉欣然忘倦。
  冯先生深入史学,固与寻常著述者之道听途说、随意抄录不同。所钞各书,皆究本穷源。凡对联类书籍,皆屏而不取,乃从原始资料中找寻材料,大部分都为第一手材料,而不肯轻易转抄照录。且全书数千条,每条皆注明作者、书名、卷数、页码、出版者名称及日期,以便读者随时覆按。先生钞书,素重校对,一字一句,不肯放过,故所录材料,可放心使用,极少错漏。此皆与时下某些对联著作粗制滥造、耳食臆断者大异其趣,而其利于读者甚多。
  冯先生此稿,据先生自称,实为撰写《联史》之预备材料,故未加分类,亦不加个人评论意见。古之学者,欲有著述,必有长编之作,冯先生盖仿古人所为。如此宏富之资料,足供他日撰述之需。先生孜孜矻矻,以学问为终生追求之事业,必有大成。鄙人善颂善祷,有厚望焉。敬为此序。
2005年正月于三可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联话杂钞》之一
冯天亮/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挽曾国藩联


  薛福成《庸盦笔记》卷三《轶闻"曾文正公挽联》(江苏人民出版社1983年8月第一版,P.84-5.):
  曾文正公以同治壬申二月四日,薨于两江总督署内。其世子劼刚通侯(纪泽),以五月中旬奉丧南旋,……各省巨公名流挽联佳者,美不胜收。厥后同幕有汇刻为《荣哀乐》者,又觉瑕瑜同登,甄取稍滥。兹忆其周密无疵,为当时所推诵者录之左方。
  恪靖伯左公挽联云:
  谋国之忠,知人之明,自愧不如元辅
  同心若金,攻错若石,相期无负平生
  盖左公始为文正所荐举,中间以事相龃龉,不通函问者已九年矣。如此措词,既合分际,亦颇善于斡旋。
  孙琴西太仆,文正门下士也,时为江宁盐巡道,其挽联云:
  人间论勋业,但谓如周召虎、唐郭子仪,岂在志在禹皋,别有独居深念事
  天下大文章,殆不愧韩退之,欧阳永叔,却恨老来湜轼,更无便坐雅谈时
  见者以为澹雅无俗气。
  李眉生廉访(鸿裔)挽联云:
  位冠百僚而劳谦自牧,威加四海而盛德若愚,不震不腾,隐几独居勋业外
  年垂大耋而神观弗衰,病至弥留而鞅掌摩息,如临如履,易箦犹在战兢中
  郭筠仙中丞挽联云:
  论交谊在师友之间,兼亲与长,论事功在唐宋之上,兼德与言,朝野同悲惟我最
  其始出以夺情为疑,实赞其行,其练兵以水师为著,实发其议,艰难未与负公多
  谢麟伯编修(维藩)挽联云:
  吾楚多武功,新宁伟节,罗山邃学,益阳雄略,湘阴衡阳,皆卓荦勋名,相度恢然众贤汇
  国朝六文正,睢州巨儒,诸城名相,大兴贤傅,歙县滨州,并承平宰辅,公时独较昔人难
  李次青廉访(元度)挽联云:
  是衡岳洞庭间气所钟,为将为相为侯,自吾乡蒋安阳后,历三唐两宋迄元明,二千年仅见
  与希文君实易名同典,立功立言立德,计昭代汤睢州外,较诸城大兴暨曹杜,一个臣独隆
  蒯子范太守(德模)时将赴夔州之任,送挽联云:
  公今与皋夔伊傅同游,翳古元勋齐俯首
  我正泝江汉沱灊而上,每经遗垒辄伤心
  以上诸联,均能扫去陈言,别具机杼。今坊本所刻《荣哀录》,不分优劣,采辑太滥,故余重甄叙之。然余所选诸联,亦有《荣哀录》所未登者。

 

俞樾夫妇及女儿对灵隐冷泉联


  俞樾《春在堂随笔》卷一(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18.):
  灵隐冷泉亭,旧悬一联云:
  泉自几时冷起
  峰从何处飞来
  乱后失去,寺僧属吴平斋观察补书之。戊辰九月,余与内子往游,小坐亭上,因读此联。内子谓问语甚俊,请作答语。余即云:
  泉自有时冷起
  峰从无处飞来
  内子云:不如竟道:
  泉自冷时冷起
  峰从飞处飞来
  文字相与大笑。越数日,次女绣孙来湖楼,余语及之,并命亦作答语。女思久之,笑曰:
  泉自禹时冷起
  峰从项处飞来
  余惊问:“项字何指?”女曰:“不是项羽将此山拔起,安得飞来?”余大笑。方啜茗,不禁襟视之淋漓也。

王凯泰题广东粤秀山应元书院、仰山阁联


  俞樾《春在堂笔记》卷三(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44.):
  广东粤秀山之麓,旧有道观,曰“应元宫”,祀雷神。王补帆(钞者按:即王凯泰)同年,官广东布政使时,即其地建书院,为举人肄业之所,仍其名曰“应元”,盖以大魁望多士也。因于讲堂之左,避一轩曰“仰山”,移奉雷神于其中,补帆手题楹联云:
  岳峙层霄,海内斯文尊北斗
  雷鸣昨夜,天公有意属南州
  跋云:“用宋人黄仲冕故事,预为肄业孝廉来岁大魁之兆”。至明年,为同治辛未科会试,应元书院中得俊者九人,而状元梁君耀枢即九人之一。梁君字斗南,楹联中“北斗”、“南州”,已早寓之矣。补帆时官闽抚,因邮寄一联,悬其讲堂,云:
  瑞兆岂无因,不负隔年弹柳汁
  科名原有定,适逢佳会种梅花
  其云“柳汁”者,因庚午春开课,有柳汁染衣赋题也;其云“梅花”者,补帆五世伯祖楼村先生,康熙癸未会试及廷对皆第一,所居曰“十三本梅花书屋”。补帆以书院落成,适届未科,因于左偏余地筑屋,植梅树十三本,亦颜之曰“十三本梅花书屋”,为诸孝廉兆也。……
  又,补帆在粤地,因久旱,祷于雷神,有验。更题一联于仰山阁云:
  绕郭云山收一览
  出山雷雨慰群生

陈奂赠俞樾楹联


  俞樾《春在堂笔记》卷八(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141.):
  吴中老辈,余所及见者二人。一宋于庭先生翔凤,一陈硕甫先生奂,皆乾嘉学派中人也。……硕甫先生专治《毛传》,吟咏非长,然能为篆书。尝书楹联见赠云:
  金尊日月三都赋
  玉洞云霞二酉文
  其书甚佳,……联句亦工丽,然不知为何人之句,其语意亦不甚可解耳。



吴廷康集曾国藩、李鸿章语联


  俞樾《春在堂笔记》卷八(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142.):
  桐城吴康甫大令廷康,……尝就余所刻袖中书内摘录湘乡、合肥两相国语各十六字,为楹联见赠,曰:
  硕学宏文,照耀百世,雁行服郑,抗手班张 (此十六字湘乡公语)
  覃思阐学,遂有成书,希踪古人,嘉惠来者 (此十六字合肥公语)
  斯亦楹联中创见之格矣。

梁敬叔、勒少仲、恩竹樵、彭雪琴题曲园联


  俞樾《春在堂笔记》卷八(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142.):
  梁敬叔观察尝书楹联见赠云:
  家有百旬老母
  身为一代经师
  结构雄壮,颇有伊墨卿先生笔意。然下句非所克当,虽受之而未敢悬也。拟请易其下句云“春在一曲小园”。戊寅岁,老母见背,遂亦不复以此请矣。恩竹樵方伯亦尝书一联见赠,乃用随园老人旧句,云:
  已烦海内推前辈
  尚有慈亲唤小名
  余则欣然受而悬之。戊寅以后,始撤不悬。今所悬者,有勒少仲中丞一联云:
  著述至二百卷外
  逍遥于一曲园中
  又有彭雪琴侍郎一联云:
  蓬瀛旧籍三朝远
  云水闲身二品荣
  则余诗中语矣。

俞樾摘冯听涛诗题俞楼联

  俞樾《春在堂笔记》卷八(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143.):
  湖上俞楼成,以楹联赠者极多,然推崇过甚,非鄙薄所克承当。……因思诸同人投赠之句,颇有可摘作楹联者,如冯听涛检讨有句云:
  诸子群经平议两
  吴门浙水寓庐三
  盖余所著书,两《平议》为最大,而苏州有曲园,杭州有俞楼,有右仙台馆,皆余寓庐也。语颇切当。正拟寄书都门,属其写为楹联,乃书未发而听涛之讣至矣,不禁泫然。

俞樾自题春在堂联


  俞樾《春在堂笔记》卷八(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143.):
  余于庚辰岁,既免丧,其明日,即手题一联悬春在堂云:
  越水吴山随所适
  布衣蔬食了馀生

徐士林题浙江臬使署楹联


  俞樾《春在堂笔记》卷九(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156.):
  余尝见浙江臬使署悬一楹联云:
  看阶前草绿苔青,无非生意
  听墙外鹃啼雀噪,恐有冤民
  叹为仁人之言。今读吾乡戴菔塘先生《藤阴杂记》,乃知为徐公士林所撰。徐公,康熙癸巳进士,历官江苏巡抚。没,祀贤良祠。此联题于江苏臬署,公曾官苏臬也。浙臬署有此联,不知始何人。今苏臬署转无此联矣。

俞樾题舟联


  俞樾《春在堂笔记》卷十(江苏人民出版社1984年1月第一版,P.173.):
  余故里无家。甲申岁,送孙儿陛云至德清应县试,试毕,又至湖州府试,皆以船为家。……其明年,又送之至湖州应学院试,舟居者匝月。前一舟子以联额索书,余书四字为额曰:“六旬泛宅”。又书一联曰:
  昼夜六时大安乐
  翁孙两月此句留

陈宝琛诗钟


  王希尧、廖宗刚:《陈宝琛抑郁以终》(《闽海过帆》,上海书店1992年3月第一版,P.41.):
  出于对故主眷恋之情,陈曾两度赴长春看望溥仪。1932年去长春那一次,他与几个福建同乡作了诗钟吟集,得句:
  日暮那堪途更远
  中干岂察外犹强
  意揣日伪终将覆灭。诗为日本关东军机关长土肥原所悉,派了一个日本特务,随他到北平作他家的日文教习,其实是监视。不久,陈即抑郁病逝于京寓。


郑孝胥挽陈宝琛联


  火龙:《郑孝胥别记》(《闽海过帆》,上海书店1992年3月第一版,P.43.):
  伪满僭立之初,陈宝琛曾出关,溥仪重师傅之谊,颇加垂眷,惟以其与孝胥议论不合而去。时孝胥居首揆,得日本人支持,势不可与夺也。及宝琛卒,孝胥挽以联云:
  几番出塞讵灰心,沈阳督师,须臾勿死
  未睹回銮难瞑目,曼殊再起,魂魄犹依
  于宝琛尚有微辞,于自己卖国并不自儆。


何振岱、卢少洲挽孙中山联


  王希尧《妙续哀悼孙中山的联句》(《闽海过帆》,上海书店1992年3月第一版,P.78.):
  1925年3月,福州各界举行孙中山先生逝世追悼大会,会场设在福州南较场(今之五一广场)。……大会公推古文名家何振岱先生执笔,用的是长一丈许的白布对一分作两半,作为挽联,何当仁不让,濡笔直书陈子昂《登幽州台歌》的句子: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句既贴切,字尤老到,博得大家一致赞扬。上联既出,理应接着就要写下联,但何一时未能想出来,执笔沉吟。正在此时,号称“闽东词客”的卢少洲挤身而入,即摘取文天祥《正气歌》中的句子,对以:
  下为河岳,上为日星
八字。句子一出,何如释重负,掷笔赞曰:“对得再好不过,再好不过。
  卢少洲名觉斯,福建寿宁人,出身于福州经学会。



1 2 3 4 5 6 7 8 9 10 ... 31 :



Copyright ©2017    华夏风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粤ICP备16125321号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