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华夏风
灿烂中华美

斑斓华夏风
会员中心 * 诗词格律
☆您在注册后即可投稿☆提倡原创,高雅;拒绝抄窃,媚俗。☆

当前位置:首 页 >> 诗论园>> 诗论园>> 文章列表

关于十四行诗

作者: 闲云不语   发布时间:2011-11-02 16:52:33   浏览次数:536

关于十四行诗
 
   
十四行诗原是流行在欧洲民间的抒情诗体裁,是为歌唱而作的一种诗歌体裁。这种体裁最早诞生在意大利,十六世纪初被两位英国贵族移植到了英国。十四行诗对于音律和韵脚都是很讲究的,每段的韵脚排列方式也有很多变化。十四行诗的魅力也不仅仅局限于诗体的韵律上,它的格式也是有一种建筑的美,基本上每行的字数差不多,这样加上韵律读起来更加朗朗上口!中国现代新体诗歌刚刚流行的时候,很多的前辈诗人都受到十四行诗的影响。如:徐志摩、闻一多~~等。
 
对于十四行诗我也是初学。就我所了解的简单说一下吧,我们共同探讨:
 
   
十四行诗是外国的一种格律诗体裁,一般也称为“商籁体”诗歌。其格式根据每个国家语言语法的不同,也有不同的要求。法语翻译过来的十四行诗,基本都是按照每行的音节来译的。有每行8、10、12音节不等。英、德文译过来的,大都按其原文每行五步抑扬格的规律来翻译。一般翻译到汉语,也大都译为每行以五个汉语词组来代替原文的五步抑扬格。至于韵脚可以有很多种变化,如:抱韵体(1221 就是一四句互压,二三句互压),交叉韵体(1212就是一三互压,二四互压),并韵体(1122就是一二互压,三四互压)。十四行诗,包括其他一些外国格律诗歌体式,也都比较注重行内韵的运用。诗歌的尾韵与行内韵的抑扬和扬抑音的交替运用也展现出诗歌律动的美感……行内韵,也就是说我们在行文的过程中,除了尾韵的必须存在,也可以兼有一些中间的声韵存在,我的理解是,如果连续的尾韵抑音或者扬音过多了,可以在行内补充其缺少的抑扬音,这是诗歌“律动”所需要的,抑扬音合理的运用与重复音、句的合理减少对于诗歌的口感来说是件好事(这些口感的表现效果在我们汉语的现代诗歌里面也应当予以重视、运用……)。在十六世纪末,十四行诗成为了英国最为流行的诗体。十四行诗的韵脚排列格式有很多种变化,其中斯本塞的十四行诗韵脚排列较为特殊,犹如连环套,被称为“斯本塞”式。而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的韵脚排列则如行云流水,有起有伏,被称为“莎士比亚式”,或“英国式”。

 

很多的十四行诗翻译成中文后,也确实不能完全地保留其原有韵律及格式,这是因为中、英文在语法上的很多不一致性造成的。比如说汉语言里过多的连词“的”,这给译诗者保持原文的工整造成了一定的麻烦,还有一些韵脚的重复,也是造成译诗不能严格贴近原诗的一大障碍……但是对于我们尝试十四行诗创作的朋友来说,我个人觉得没有必要把诗歌的体式搞得过于死板。十四行诗毕竟是“舶来品”,我们完全可以在按其基本格律要求的基础上,来进行自由一些的创作尝试……
 
外国诗歌一般都是按照韵脚的规律来排列诗歌的段句的,如:
 

《论十四行诗》
        

——华兹华斯

别轻视十四行诗,批评家!你冷若冰霜,
  
毫不关心它应有的荣誉;莎士比亚
  
用这把钥匙开启了心扉;这小琵琶
奏出的旋律医好了彼得拉克的创伤;
 
塔索把这把笛子千百遍吹响
  
加莫恩斯用它减轻了放逐的哀愁;
  
但丁将柏冠戴上了沉思的额头——
十四行诗就是一叶华美的桃金娘
 
在那柏枝间发光;它是盏萤火灯,
  
使那温和的斯本塞从仙境里醒来
向黑暗斗争时感到愉快;而密尔顿
  
路遇漫天的大雾,十四行诗就在
 
他手中变成了号角,他用这乐器
吹出了动魄的歌曲--太少了,可惜!
        

 ——(屠岸译) 格律:四四四二 ABBA ACCA DEDE FF

 

 

《现代新诗格律诗赏析》
 
 
中国的现代新诗从萌芽到发展,至今已经有八十几年的历史了。中国新诗的大量出现应该说是自“五四”以后开始的,中国新诗的出现,可以说是继诗经、楚词、汉代乐府、南北朝民歌和唐诗、宋词、元曲之后的又一新生的亮丽的文苑奇葩!
“五四”以来的新诗可以说是浩如烟海、争奇斗艳,多种不同风格的精美诗篇形成了中国现代诗歌的各种流派。
中国新诗很多人也称之为“自由诗”、“自由体”,这种说法是相对于古体诗、近体诗等一些格律形式要求相对来说比较严格的诗体而言的。随着网络文学的飞速发展,很多的年轻的诗歌爱好者也越来越多地涌现在风格各异的各种文学论坛里面。他们对诗歌都有着浓厚的兴趣,对诗歌的创作有着饱满的热情,甚至很多人对于诗歌的偏爱已经到了如痴如狂的地步——一日不写诗,就如同一样重要的工作没有完成!但是对于初学者来说,光有热情与激情还是不够的;这里要介绍给各位初学者、各位文友的是一些关于新诗格律的一点基本理论知识,期待与大家交流与探讨。
 
下面选几首自“五四”以来在中国新诗发展中有过相当影响,至今仍然历久不衰的诗歌供爱好现代诗歌的朋友们欣赏:

一.《黄浦江口》
      ——郭沫若
 
和平之乡呦!
我的父母之邦!
岸草那么青翠!
流水这般嫩黄!
 
我倚着船栏远望,
平坦的大地如象海洋,
除了一些清脆的柳波,
全没有山崖阻障。
 
小舟在波上簸飏,
人们如在梦中一样。
平和之邦呦!
我的父母之邦!
 
[浅析]
 
这首诗写于1920年4月3日。诗人的爱国情怀显而易见了,但是全诗没有一句直呼爱国的口号。以景喻情的修辞手法在这首诗当中运用得恰到好处!轻舟的起伏暗喻了归国游子的澎湃心潮!这首诗是一首比较典型的新体格律诗:最普通的每句二、四压韵,而且韵脚用韵很宽,与作者体内涌动着的回归情绪产生了共鸣!是一首声情并茂的好诗!
 
二.《天上的街市》
      ——郭沫若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象是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象是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飘渺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我想那隔河的牛女,
顶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浅析]
 
这是我们都非常熟悉的郭老的名篇。作于1921年10月24日。这首诗的特点在于作者富有跳跃的思维,新奇的想象,意境的优美!诗歌的开始和结尾都处理得相当精彩:开始的两句一下子就“把读者的注意力从地上带到了闪着无数明星的夜空”。(钱光培语)结尾的两句似是随手拈来,却是余味无穷……也是一首每节四行,二、四压韵的格律诗。其韵律的特点是:每一节都换了韵,而且绝对感觉不到有任何的不畅,让人朗读起来仍然朗朗上口!
 
三.《纸船》
          -——寄母亲
      作者:冰心
 
我从不肯妄弃了一张纸,
总是留着--留着,
叠成一只一只很小的船儿,
从舟上抛下海里。
 
有的被天风吹卷到舟中的窗里,
有的被海浪打湿,沾在船头上。
我仍是不灰心的每天的叠着,
总希望有一只能流到我要他到的地方去。
 
母亲,倘若你梦见一只很小的白船儿,
不要惊讶他无端入梦。
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
万水千山,求他载着她的爱和悲哀归去。
 
[浅析]
 
这也是一首我们非常熟悉的抒情诗!是作者1923年8月27日在去美国的路上(太平洋上)写给母亲的。(母亲,又何尝不是渐去渐远的祖国呢!)这首诗的格律不同于一、二、四或者二、四压韵的诗歌之处就是:它是一、四压韵,就是我们所谓的“抱韵体”。这种诗体在新诗中是不多见的。
 
四.《死水》
        ——闻一多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
不如多扔些破铜烂铁,
爽性泼你的剩菜残羹。
 
也许铜的要绿成翡翠,
铁罐上锈出几瓣桃花。
再让油腻织一层罗猗,
霉菌给他蒸出些云霞。
 
让死水酿成一沟绿酒,
飘满了珍珠似的白沫。
小珠笑一声变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么一沟绝望的死水,
也就夸得上几分鲜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声。
 
这是一沟绝望的死水,
这里断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让给丑恶来开垦,
看他造出个什么世界。
 
[浅析]
 
“这首诗写于1925年4月,是一首语句整齐的格律诗,曾被称为“豆腐干诗”。它不仅每行字数一样,而且每行都是四个韵步,如:我是--一沟--绝望的--死水,清风--吹不起--半点--漪沦。”(钱光培语)它的韵律上也是二、四韵,每段换韵。
 
五.《再别康桥》
        ——徐志摩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娇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河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篙,
向青草更深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浅析]
 
这是一首不可不读的好诗!这首诗有着典型的情景交融的文法,语境优美、修辞精妙!这首诗的格律也是二、四压韵,每段换韵。段落之间的换韵带给读者的是乐感的起伏,使读者与诗人的心脉共搏,随着康河的柔波轻轻的荡漾……
 
六.《老马》
      ——藏克家
 
总得叫大车装个够,
它横竖不说一句话,
背上的压力往肉里扣,
它把头沉重地垂下!
 
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有泪只往肚里咽,
眼前飘来一道鞭影,
它抬起头来望望前面。
 
[浅析]
 
这首诗选自藏老的第一个诗集《烙印》,不是大家所熟知的一首诗歌。诗的格律为每节四行,每节的一、三句压韵,二、四句压韵。即所谓的“交叉韵”。
 
七.《别》
       ——沈紫曼
 
我是轻轻悄悄地到来,
象水面飘过一叶浮萍;
我又轻轻悄悄地离开,
象林中吹过一阵清风。
 
你爱想起我就想起我,
象想起一颗夏夜的星;
你爱忘了我就忘了我,
象忘了一个春天的梦。
 
[浅析]
 
这首诗在韵律上是非常的讲究,也是齐整的诗行,每行四韵步。章法结构上和《死水》相同。两者不同之处在于:这首诗的声韵运用的比较独特:它是每节内部是一、三压韵,而两节间又是二、二,四、四互压。如此讲究的韵律在新诗当中是不多见的,而且每句都有一个比喻,构思非常巧妙,朗读起来乐感也相当的好!
(以上诗评参考书籍:《现代新诗一百首》编注:钱光培。《现代诗歌名篇选读》编者:吴开晋) 


 






上一篇:爱的向往    下一篇:关于十四行诗.幽兰蝶舞.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Copyright ©2017    华夏风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