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华夏风
灿烂中华美

斑斓华夏风
会员中心 * 诗词格律
☆您在注册后即可投稿☆提倡原创,高雅;拒绝抄窃,媚俗。☆

当前位置:首 页 >> 诗论园>> 格律入门>> 文章列表

词谱品抄——《钦定词谱》整理心得

作者:梦壑   发布时间:2012-05-14 15:53:54   浏览次数:1670

  近来整理《钦定词谱》(又名《御制词谱》),觉得此一过程虽然艰苦,却可系统阅读此谱。
  此谱成书于康熙五十四年(公元1715年),是由南书房总阅官、经筵讲官文渊阁大学士兼吏部尚书陈廷敬等24人编纂而成。至67年后的乾隆四十六年(公元1782年),由总纂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及总校官陆费墀等人修订完成。此谱初编人员即为当时全国词韵之专家,及修订时,纪晓岚等人更是诗词翘楚,此谱又是以朝廷之命而形成。因此,我们可以把此谱作为集前贤之大成的“国家标准”。
  此谱刊行时,编者在“提要”中曾提到万树的《词律》等谱书,认为它们“析疑辨误所得为多,然仍不免于舛漏”。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此谱经过专家倾注心血和时间淘洗,应该是最可信的词谱集。虽然我们阅读时,仍然会发现极少的瑕疵,但我们仍然认为它是目前为止最好的词谱。
  后世《白香词谱》因其简约而大行其道,被许多填词写手所用,但《白香词谱》仍然是脱胎于《钦定词谱》。至于当代,改革开放前的一些老学者,为了初学者学习填词的需要,编写了一些讲义式的词谱,也大多源于《钦定词谱》。但到改革开放后,一些伪学者,从广收博蓄的目的出发,不求甚解,将无源流、有错漏的所谓“词牌”与《钦定词谱》掺杂,更有甚者,还妄改旧谱。他们以谋利为目的,出版所谓的“词谱大全”,这实在是贻笑大方的作法。窃以为,这些当代“学者”的“大全”是万万不可为据的。
  从本篇开始,我将在有暇时,将整理《钦定词谱》电子资料时的心得体会逐一贴出,以与诸友分享。由于《钦定词谱》是以谱为的,因此,例词的注释相当简单。我在阅读时,将就自己掌握的知识来加以串解,不妥之处,敬请指正!

1.《竹枝》
  此谱共有三体,以唐朝皇甫松“芙蓉并蒂一心连”为正体,单调14字,两句两平韵。另两体为皇甫松一体(用仄韵,单调十四字,两句两平韵)、孙光宪一体(单调二十八字,四句三平韵)。
  例词一:
  芙蓉并蒂(竹枝)一心连(女儿),
  花侵槅子(竹枝)眼望穿(女儿)。
          ——[唐]皇甫松
  皇甫松,(皇甫)湜之子,自称檀栾子。代表作有《采莲子二首》、《怨回纥歌》、《浪淘沙二首》等,其中以《采莲子二首》的艺术成就最为杰出,第一首写一采莲少女因“贪戏采莲迟”,傍晚了还在船头弄水,而且还“更脱红裙裹鸭儿”(脱下红裙子将小鸭子裹起来),将女孩儿的活泼顽皮和怜物爱人之情状描摹得历历如画,极其生动逼真。第二首写少女贪看“湖光滟滟”入了迷,索性让船随风飘荡,还时而兴起“无端隔水抛莲子”,但发现有人偷看后羞涩惶恐了老半天(“遥被人知半日羞”),那姿态真是让人又怜又爱。
  例词中,“竹枝”、“女儿”均是吟唱时的衬词,一如当代歌词中的“呼儿嗨”、“里格”等。这个词牌,是目前大家认可的最短的词。最初是由楚地“骚人九歌”演化而来,后逐渐成为一种儿歌式的词。此词运用了“兴”的手法,描写了采莲女看到荷花时,情由心生,想起了自己的心上人,而心上人却不在身边,望眼欲穿。
  例词二:
  山头桃花(竹枝)谷底杏(女儿),
  两花窈窕(竹枝)遥相映(女儿)。
          ——[唐]皇甫松
  此词与第一体不同,主要在于用仄韵。此词以花喻人,用极短的篇幅,勾画出了一个宏大视角的山中景色,并表达了对不同层次的女性的赞美之情。
  例词三:
  门前春水(竹枝)白苹花(女儿),
  岸上无人(竹枝)小艇斜(女儿)。
  商女经过(竹枝)江欲暮(女儿),
  散抛残食(竹枝)饲神鸦(女儿)。
          ——[唐]孙光宪
  孙光宪(约895--968),字孟文,自号葆光子,唐宋年间诗人,陵州贵平人人。唐时为陵州判官,为荆南高从诲书记,历检校秘书,兼御史大夫。宋因教高继冲悉献三州之地,授光宪黄州刺史。其词以情景交融、婉约缠绵见长。代表作有《浣溪沙》、《菩萨蛮》、《虞美人》、《酒泉子》、《清平乐》、《更漏子》、《上行杯》、《南歌子》、《应天长》等。其中《清平乐》写一青春少女因为“连理分枝鸾失伴”而产生的春恨愁思,“掩镜无语眉低,思随芳草凄凄”,写得极其哀婉,令人同情。有集五十余卷。孙光宪与皇甫松词不同者,主要在于多两句,孙词已近于绝句,但与刘、白《竹枝词》不同。
  此词从描写景物入手,表述了亡国之女的凄凉心情。春天,门前的江水中漂着白色的苹花,江岸上没有什么人,有一只小船横躺在河水里。亡国之女经过这里的时候,天色已经快黑下来了,她心情悒郁地将吃剩的食物抛出去,让追随她的乌鸦们去吃下。此词由静物写至动作,以静衬动,更觉怆然。
  我觉得,此谱作为历史作品存在是必要的,它记录了当时的一种体式,但由于其词句极少,后世不宜照此谱填词来表达自己的所思所想。

2.《归字谣》

  归。猎猎薰风飐绣旗。阑教住,重举送行杯。
          ——[宋]张孝祥
  此谱仅一体,单调十六字,四句三平韵。格律要点,首字宜用意蕴深广之字,以便于后句拉起。中三字句末字宜用响亮重声字,以宕开语气。至于当代有人出书认为此谱五、七字句皆为律句,大概是因为此人对诗与词的句式了解不深的缘故。就此令看来,五、七字句切不可向律句看齐,否则,就失去了词轻重缓急的灵动。
  “归字谣”对于一般的填词者来说,可能并不陌生,周玉晨及《白香词谱》叫它为“十六字令”。之所以以“归字谣”命名此词牌,主要因为张孝祥、袁去华等早期词家均以“归”字起韵,而别名“十六字令”或因起韵改为它字,遂按其字数名之了。虽然《白香词谱》选蔡伸“天,休使蟾圆照客眠。人何在?桂影自婵娟”作为例词,但《钦定词谱》仍然以张孝祥词为正体。大概除了张词早于蔡词外,还因为张词较蔡词的表现广度更宽,影响更大的原因。
  张孝祥(1132-1169)字安国,号于湖居士,简州(今属四川)人,卜居历阳乌江(今安徽和县)。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进士,廷试第一。曾因触犯秦桧,下狱。孝宗时,任中书舍人,直学士院。隆兴元年,为建康(今南京市)留守,因赞助张浚北伐而被免职。后任荆南湖北路安抚使,治水有政绩。进显谟阁直学士致仕。其词早期多清丽婉约之作,南渡后转为慷慨悲凉,多抒发爱国思想,激昂奔放,风格近苏轼;但有些词作也有不够清新生动,远离生活之弊。其中代表作有《西江月》、《念奴娇》、《浣溪沙》、《水调歌头》等,其作与张元干的爱国词章一起,对后来辛派词人的创作很有影响。作品有《于湖集》,词集为《于湖词》。
  例词以较短篇幅从事件(归)写到景(旗),再从心情(阑教住)写到无可奈何(送行)。可惜文字简约而意远情长。初夏时节,旅人回来的时候,东南风吹动酒楼前绣边的旗幡,猎猎作响。友人们虽然久别重逢了,但没有办法让旅人留下来。在酣畅淋漓的欢聚后,友人们不得不再次举杯送行。那种乍聚又离的惆怅,让人难以释怀……
  薰风:指初夏时的东南风。飐:zhǎn,风吹物体使其颤动。阑:主要有3个方面的字义,这里同“拦”。
  此词虽然短小,但语短情长。这个词牌属于中性,可以写任何题材,但就前人的作品看,更适合写离愁别绪和寂寥心情。又由于它从节奏上来看,前半部平铺而有力,后半部收结跌宕起伏大,所以也适合表达大开大合的情感。

11.《南歌子》

  《钦定词谱》共收录七体。此谱以唐教坊曲名名之,有单调和双调两体。单调始于温庭筠,均为平声韵。双调始于毛熙震,有平韵仄韵两体;平韵者,始自毛熙震,仄韵始于《乐府雅词》。此词牌别名有:春宵曲、水晶帘、碧窗梦、十爱词、南柯子、望秦川、风蝶令,共七个,皆从流传很广的名篇内容摘取而来。此词牌无题材限制,但从前人词作看,多写儿女情长事。
  例词一:
  手里金鹦鹉,
  胸前绣凤凰。
  偷眼暗形相。
  不如从嫁与,
  作鸳鸯。
          ——[唐]温庭筠
  温庭筠 (约812—866),唐代诗人、词人。本名岐,字飞卿,太原祁(今山西祁县)人,是花间词派的重要作家之一。唐初宰相温彦博之后裔。《新唐书》与《旧唐书》均有传。年轻时苦心学文,才思敏捷。晚唐考试律赋,八韵一篇。据说他叉手一吟便成一韵,八叉八韵即告完稿,时人亦称为“温八叉”、“温八吟”。诗词兼工,诗与李商隐齐名,并称“温李”;词与韦庄齐名,并称“温韦”。然行无检幅,数举进士不第。其诗词工于体物,有声调色彩之美。诗辞藻华丽,多写个人遭际,于时政亦有所反映,吊古行旅之作感慨深切,气韵清新,犹存风骨。词多写女子闺情,风格秾艳精巧,清新明快,是花间词派的重要作家之一,被称为花间鼻祖。现存词数量在唐人中最多,大都收入《花间集》。
  此单调二十三字,五句三平韵。例词描写了一位女性暗恋公子哥的情态。一位帅哥手里托着金黄色的鹦鹉,穿着胸前绣着凤凰的美服,翩翩而来。我偷偷地用眼睛瞄着这么帅哥,在心里暗暗记下他的样子。唉,我多想就这样嫁给他,和他做夫妻哦!这首小词,以年直接的方式表达了一位女性看到帅哥时想以身相许的心理活动,迷恋、冲动的情态悠然可见。看来,几千年来的一见钟情也大抵是不变的。此谱为《南歌子》单调的正体,因温庭筠写过七首,皆平仄严谨,因此,《钦定词谱》特别强调此谱“平仄如一,填者宜遵之”。
  例词二:
  锦荐红鸂鶒,
  罗衣绣凤凰。
  绮疏飘雪北风狂。
  帘幕昼垂无事,
  郁金香。
          ——[宋]张泌
  张泌字子澄,淮南人。生卒年不详。初官句容尉上书陈治道,南唐后主征为监察御史,累官至内史舍人。随后主归宋,仍入史馆,迁虞部郎中。后归家毗陵(今江苏常州)。现存词二十七首。其作大多为艳情词,风格介乎温庭筠、韦庄之间而倾禹于韦庄。用字工炼,章法巧妙,描绘细腻,用语流便。
  此单调二十六字,五句三平韵。例词描写了官宦冬日闲来无事的情景。坐下华美的垫席上绣着紫鸳鸯,身上穿着的绫罗服饰上绣着美丽的凤凰。从在屋子里,看着雕刻成空心花纹的窗户外北风强劲地吹起着雪花。虽然是大白天,但因为没有什么事情需要去做,窗帘也拉下来了,只是看着屋前郁金香的新芽开始露头。由于郁金香的特性是夏季休眠、秋冬生根并萌发新芽但不出土,需经冬季低温后第二年2月上旬左右开始伸展生长形成茎叶;可以因此推测,此词所描写的场景,一定是暮冬时节。此词结句写闲,以郁金香入手,堪称细节取胜之一例。
  鸂鶒xīchì或qīchì两读,水鸟名。形大于鸳鸯,而多紫色,好并游。俗称紫鸳鸯。明清两代七品文官官服上的补子就用鸂鶒。
  锦荐:以锦缘饰的席子,亦泛指华美的垫席。
  绮疏:亦作“绮疎”,指雕刻成空心花纹的窗户。
  例词三:
  惹恨还添恨,牵肠即断肠。凝情不语一枝芳。独映画帘闲立,绣衣香。
  暗想为云女,应怜傅粉郎。晚来轻步出闺房。髻慢钗横无力,纵猖狂。
          ——[唐]毛熙震
  毛熙震(约公元947年前后在世),字不详,蜀人,后蜀孟昶时,官至秘书监。通音律,工诗词。“词中多新警,而不为儇薄。”(《齐东野语》)《栩庄漫记》谓其词:“浓丽处,似学飞卿,然亦有清淡者,要当在毛文锡上,欧阳炯、牛松卿间耳。”《花间集》收其词29首。
  此双调五十二字,前后段各四句三平韵。例词叙写了一位愁待闺中的女子与心上人偷欢的情事。我无端招惹了情缘,现在因为思念意中人,心头更增添了怨恨。因为想情郎很投入,专注于想念而不说一句话,我一个人在闺房,闲立的身影映在花窗帘上,只能嗅到我的衣服上的香气。我在偷偷地想,我要是成为美丽的仙女,一定会更加爱怜那个帅哥,我会在晚上轻轻走出闺房,去到他的身边和他幽会,不管云鬓散乱、娇慵无力,也要和他尽情欢娱。此词因写欢情别具特色,上下两片首句皆广为流传。从类似的文学描写中,我们不难看出,唐宋之风气,男女交往还是比较开放的。
  例词四:
  散发披襟处,浮瓜沉李时。涓涓流水细侵阶。凿个池儿,唤个月儿来。
  画栋频摇动,红蕖尽倒开。斗匀红粉照香腮。有个人儿,把个镜儿猜。
          ——[宋]辛弃疾
  辛弃疾(1140~1207),宋词人。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号稼轩居士。历城(今山东济南)人。平生以气节自负,以功业自许,一生力主抗战,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显示其卓越军事才能与爱国热忱,又与宋志士陈亮及理学家朱熹保持深厚友谊,与之砥励气节,切磋学问。抗金复国是其作品之主旋律,其中不乏英雄失路的悲叹与壮士闲置的愤懑,具有鲜明的时代特色。还以生动细腻的笔触描绘江南农村四时的田园风光、世情民俗。其词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在苏轼的基础上,大大开拓了词的思想意境,提高了词的文学地位。后人遂以“苏、辛”并称。其诗文亦有足称道者,特别是其文“笔势浩荡,智略辐凑,有权书衡论之风”。著有《稼轩词》,后人辑有《辛稼轩诗文钞存》。生平事迹见《宋史》卷四○一。
  此双调五十二字,前后段各四句三平韵。例词与作者的大多数词作的风格是有很大反差的。作为豪放派词人的辛弃疾,写小桥流水的题材是很少的,本篇即是描写夏夜纳凉情景的佳作。本词开篇即点出了时节。盛夏的夜晚,因为天气太热,将长长的头发散开,将衣襟敞开,然后吃着浸泡在水里的瓜果消暑。由于临水而居,看着涓涓细流从屋子的台阶上流进新开的湖里,月亮也映在水池中。月光下的湖里,雕梁画栋的屋子随着水波频频摇动,粉红的荷花全部倒映在水中。有一个美丽的女子以湖水为镜,将腮上的红粉调匀。此词题为《新开池,戏作》,有人说此词中池,非小池,应是其罢居带湖时新开的偃湖或隐湖。可能因为宋代曲子已经开始流行,此词上下两结,均以口语入词,虽别开生面,但不宜仿之。
  例词五:
  夕露霑芳草,斜阳带远村。几声残角起谯门。撩乱栖鸦,飞舞闹黄昏。
  天共高城远,香余绣被温。客程常是可销魂。怎向人心头,横着个人人。
          ——[宋]《花草粹编》无名氏
  此双调五十三字,前后段各四句三平韵,与辛词同,只有后结多一字。例词以写景衬离人之苦,有独妙之处。傍晚的露水已打湿了芳草,夕阳在远处的村廓中即将隐去。有几声无力的号角从建有瞭望楼的城门吹过来,把栖歇的乌鸦也惊动了,它们在黄昏里飞舞着嬉戏。天空和高大的城楼一样很远,美人的余香仍然留在客人的身上,刚刚睡过的绣被仍然温暖。旅居的客人总是会留恋美人的,只是心里头还有一个人驻留着。此词独到者,在于写出了旅人眠花宿柳时,仍然在心里想着另外一个值得惦记的人。大有当代一些浪子“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之情状。
  谯门:建有瞭望楼的城门。
  例词六:
  腻颈凝酥白,轻衫淡粉红。碧油凉气透帘栊。指点庭花低映,云母屏风。
  恨逐瑶琴写,书劳玉指封。等闲赢得瘦仪容。何事不教云雨,略下巫峰。
          ——[宋]周邦彦
  周邦彦(公元1056~1121),北宋词人。字美成,号清真居士,钱塘(今浙江杭州)人。历官太学正、庐州教授、知漂水县等。徽宗时为徽猷阁待制,提兴大晟府。精通音律,曾创作不少新词调。作品多写闺情、羁旅,也有咏物之作。格律谨严,语言曲丽精雅。长调尤善铺叙。为后来格律派词人所宗。旧时词论称他为“词家之冠”。有《清真居士集》,后人改名为《片玉集》。
  此双调五十四字,前后段各四句三平韵。例词描写了一位思人女子的形态。穿着轻薄粉红衣衫的女子,美丽光滑的颈项象凝脂一样。青绿色的油布帷幕挡着窗台,仍然有凉气透进来。在窗前看着庭院里的花开了,花影被日光照射映在下面云母做成的屏风上。心里有与心上人的离恨,只有用弹琴来排遣。心里有话要告诉心上人,只有劳动自己白玉似的手指来书写、封上信封寄给他。经常这样想念那个人儿,所以人都瘦了。那为什么不自己勇敢地去找心上人,用行动来表达对他的爱恋呢?此词写思人之状,大抵类似于当代精神恋爱,个中人物既有与情人相聚的念头,却又没有实施私奔的勇气。
  例词七:
  春浅梅红小,山寒岚翠薄。斜风吹雨入帘幕。梦觉西楼,呜咽数声角。
  歌酒工夫懒,别离情绪恶。舞衫宽尽不堪著。若比那回,相见更消削。
          ——[宋]石孝友
  石孝友,生卒年不详,南宋词人,字次仲,江西南昌人。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进士。有《金谷遗音》一卷,已佚。事见清道光《南昌县志》卷二二。填词常用俚俗之语,状写男女情爱。仕途不顺,不羡富贵,隐居于丘壑之间。
  此双调五十二字,前后段各四句三仄韵。例词描写了一位舞伎对心上人的思念之苦。春天的气息不浓,红梅花的花蕊还很小,因为山上还是寒冷的,山岚上翠绿的植物还只是薄薄的一层。斜风吹着雨水飘进窗子里,一位女子在西楼睡着了,做着甜美的梦。远处传来几声呜呜的号角,如泣如诉。在喝酒唱歌的时候,这女子娇弱、慵懒;在与心上人分别时,心情很不好。因为想念心上人,将跳舞时穿着的衣衫脱下来后,再穿上去已觉得瘦得不成样子,人不胜衣。这次又瘦了不少,比起前次心上人离开后,好象瘦得更多。读者留意,此词起始两句,有字外之意,隐写情色,仍雅致含蓄。此种写法,词中多用,当代填词爱好者,可从中学习一种独特的写作手法。
  《南歌子》七体,皆是胜品,流传极广。依此谱填词,我以为应从其构句谋篇处学手段。

 

6.《拜新月》

  开帘见新月,
  便即下阶拜。
  细语人不闻,
  北风吹罗带。
          ——[唐]李端
  此词牌单调二十字,四句两仄韵,实际上脱胎于唐仄韵五言绝句,但我们不能就此认为它的写法须按仄韵五绝的规范去写。《钦定词谱》特别指出其与仄韵五绝的区别在“语气微拗”,强调填此词时,一定要注意完全遵从其平仄。
  例词作者李端(约743-782?),字正已,赵州(今河北赵县)人。少居庐山,师诗僧皎然。大历五年进士。曾任秘书省校书郎、杭州司马。晚年辞官隐居湖南衡山,自号衡岳幽人。其诗多为应酬之作,多表现消极避世思想,个别作品对社会现实亦有所反映,一些写闺情的诗也清婉可诵,是大历十才子之一。
  唐代拜月遍及朝野,是一种很流行的民俗。这首描写拜月的词,用语浅白,清新俊美,与乐府民歌类似。
  全词用白描之写法,通过娴美的动作、轻柔的细语和亭立的倩影,再现了一位少女的娇羞情态,使读者如见其人,如近其身。首句写开帘前毫无拜月的准备,及至开帘一见新月,就很快走到台阶下拜月,可见少女拜月之急切,一定积聚了许多心事。下一步,小声地说出自己的心事,但没有人能听得到,只能一任寒冷的北风吹起衣服上的带子,随风飘荡。
  全篇用语不涩,却足见真性。有评者说它“言少情多,含蓄不尽,形往神留”,实在是中肯之言。此词中,动词运用极好,短短的4句20字中,竟然使用了开、见、下、拜、语、闻、吹7个传神的动词,这也是它成功的重要因素。
  此谱仅有一体,所写内容无限制,可以写任何情感,但更适合写活泼、诙谐的题材。又由于此谱字数、外形近于五绝,后世多不填此谱。

9.《醉妆词》

  者边走,那边走(叠),只是寻花柳。
  那边走,者边走(叠),莫厌金杯酒。
          ——[后蜀]王衍
  此谱在《钦定词谱》成书之时,仅有此一词。单调二十二字,六句三仄韵、三叠韵。
  例词作者王衍(899~926),字化源,原名宗衍,许州舞阳(今河南)人,五代前蜀国主,公元918~925年在位。有文才,喜为浮艳之词。和南唐后主李煜相似,皆为亡国之君。据唐代孙光宪《北梦琐言》记载,王衍喜欢在头上裹小头巾,其尖如锥。宫人大多穿着道服,梳着莲花冠的发型,施很厚的胭脂粉,称这种妆为“醉妆”。王衍喜欢便服私行,和后来的宋徽宗道君一样,喜欢嫖宿娼家。常常离开娼馆酒楼时,会向店家讨要笔墨,题写“王一来去”(一个之君,又姓王,不是王一肯定不可能是王二王三了)。
  此词浅白如话,格调不高,写法也了无新意。只因作者亡国出于酒色,而此词又典型地反映了作者的游戏心态,因此流传于后世。
  这边走走,那边走走,只是为了寻花问柳,追风逐月。那边走走,这边走走,我们不要喝厌了美酒。
  者:同“这”。
  曾有评者论王衍狎妓事说,作为一国之主,有什么美色不可以得到的?为什么要单单迷恋某个女人呢?如果迷恋一个女人,也可以把她召纳入宫,但不这样做,反过来去宫外嫖宿,实在是痴愚不化了。历史上,皇帝嫖娼者,大概只有王衍、宋道君两位。王是流水嫖,不论妓者何人,入眼即可。宋道君是争风嫖,只幸一妓,再无旁鹜。虽然游戏方式不同,但他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都因迷恋女色、不事政务而丢失政权,实在可悲了!
  正是有此一节,后世几无人以此谱填词。




1 2 3 4 5 6 下一页



上一篇:与春相关的诗作    下一篇:精彩七言杂言集锦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Copyright ©2017    华夏风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