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华夏风
灿烂中华美

斑斓华夏风
会员中心 * 诗词格律
☆您在注册后即可投稿☆提倡原创,高雅;拒绝抄窃,媚俗。☆

当前位置:首 页 >> 经典阁>> 唐五代词集>> 文章列表

南唐·李璟 李煜《南唐二主词》

作者:李璟 李煜   发布时间:2015-03-04 15:48:25   浏览次数:183

南唐二主词
南唐 李璟 李煜撰

李璟(916-961),南唐的第二代皇帝。史称中主或嗣主。 

李煜(937-978),初名从嘉,字重光,号钟隐,南唐中主第六子。徐州人。宋建隆二年(961年)在金陵即位,在位十五年,世称李后主。他嗣位的时候,南唐已奉宋正朔,苟安于江南一隅。宋开宝七年(974年),宋太祖屡次遣人诏其北上,均辞不去。同年十月,宋兵南下攻金陵。明年十一月城破,后主肉袒出降,被俘到汴京,封违命侯。太宗即位,进封陇西郡公。太平兴国三年(978)七夕是他四十二岁生日,宋太宗恨他有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之词,命人在宴会上下牵机药将他毒死。追封吴王,葬洛阳邙山。

后主前期词作风格绮丽柔靡,还不脱花间习气。国亡后在日夕只以眼泪洗面的软禁生涯中,以一首首泣尽以血的绝唱,使亡国之君成为千古词坛的南面王(清沈雄《古今词话》语),正是国家不幸诗家幸,话到沧桑语始工。这些后期词作,凄凉悲壮,意境深远,已为苏辛所谓的豪放派打下了伏笔,为词史上承前启后的大宗师,如王国维《人间词话》所言: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至于其语句的清丽,音韵的和谐,更是空前绝后的了。

后主本有集,最后的南唐二主词集著录于南宋末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南唐二主词全集》一卷,中主李璟、后主李煜撰。卷首四阕《应天长》、《望远行》各一,《浣溪沙》二,中主所作。……馀词皆重光作。”明清版本以清宣统沈宗畸“晨风阁丛书刻王国维校补本”较为完善可信。建国后,唐圭章《南唐二主词汇笺》本,詹安泰《李璟李煜词编注》本,则在王国维本的基础上又完善一步。


书李主词(苏轼)

    “三十余年家国,数千里地山河,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苍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挥泪对宫娥。”后主既为樊若水所卖,举国与人,故当恸哭于九庙之外,谢其民而后行,顾乃挥泪宫娥、听教坊离曲哉?(《丛书集成初编》1591《东坡题跋》卷3)

 

南唐中主李璟

应天长

一钩初月临妆镜。蝉鬓凤钗慵不整。重帘静。层楼迥,惆怅落花风不定。
柳堤芳草径。梦断辘轳金井。昨夜更阑酒醒。春愁过却病。
【注】后主书云“先皇墨迹在晁公留家。”


望远行

碧砌花光锦绣明。朱扉长日镇长扃。馀寒不去梦难成。炉香烟冷自亭亭。

辽阳月,秣陵砧。不传消息但传情。黄金窗下忽然惊。征人归日二毛生。

浣溪沙

手卷真珠上玉钩。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

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回首绿波三楚暮,接天流。
【注】《漫叟诗语》云:“李有曲云‘手卷真珠上玉钩’或改为‘珠帘’,非所谓遇知音者”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容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杆。

【注】冯延已作《谒金门》云“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中主云“干卿何事?”对云“未若陛下‘小楼吹彻玉笙寒’也”。案:“容光”《词综》作“韶光”。

南唐后主李煜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乌夜啼

昨夜风兼雨,帘帏飒飒秋声。烛残漏滴频倚枕。起坐不能平。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一斛珠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

罗袖裛残殷色可,杯深旋被香醪涴。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

子夜歌

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故国梦重归。觉来双泪垂。

高楼谁与上。长记秋晴望。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更漏子

金雀钗,红粉面,花里暂时相见。知我意,感君怜,此情须问天。

香作穗,蜡成泪,还似两人心意。山枕腻,锦衾寒,觉来更漏残。

临江仙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金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画帘珠箔,惆怅卷金泥。

门巷寂寥人去后,望残烟草低迷。■■■■■■■,■■■■,■■■■■。

【注】《西清诗话》云“后主围城中作此词,未就而城破。尝见残稿,点染晦味,心方危窘,不在书耳。”按《实录》:“开宝七年十月,伐江南。明年十一月破州。”此词乃咏春,决非城破时作。然王师围州既一年,后主于围城中春作此词,不可知,方是时其心岂不危急。《词综》载此词,末三句云“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据《耆旧续闻》所载也。


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多少泪,断脸复横颐。心事莫将和泪说,凤笙休向泪时吹。肠断更无疑。

 

清平乐

别来春半,触目愁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采桑子

亭前春逐红英尽,舞态徘徊。细雨霏微,不放双眉时暂开。

绿窗冷静芳音断,香印成灰。可奈情怀,欲睡朦胧入梦来。

喜迁莺

晓月坠,宿云微,无语枕凭⑴欹。梦回芳草思依依,天远雁声稀。

啼莺散,馀花乱,寂寞画堂深院。片红休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归。
【注】⑴、“凭”一作“频”。


蝶恋花

遥夜亭皋闲信步,乍过清明,渐觉伤春暮。数点雨声风约住,朦胧澹月云来去。

桃李依依春暗度,谁在秋千,笑里低低语。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
【注】见《尊前集》,《本事曲》以为山东李冠作。

相见欢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注】五代薛昭蕴曾填此调。宋时此调名《乌夜啼》,然另有《锦堂春》亦名《乌夜啼》,为避免相混,今依五代名《相见欢》。


长相思

云一緺,玉一梭,澹澹衫儿薄薄罗,轻颦双黛螺。

秋风多,雨相和,帘外芭蕉三两窠,夜长人奈何。

【注】曾端伯《雅集词》以为孙肖之作,非也。

 

捣练子令

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
【注】出兰畹曲金。案:原注“曲金”字不可解,疑有误。


浣溪沙

红日已高三丈透,金炉次第添香兽,红锦地衣随步皱。

佳人舞点金钗溜,酒恶时拈花蕊嗅,别殿遥闻箫鼓奏。
【注】此词见《西清诗话》。案:“点”疑当作“”。


菩萨蛮

花明月黯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刬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晌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注】见《尊前集》。

 

望江梅

闲梦远,南国正芳春。船上管弦江面渌,满城飞絮辊轻尘,忙杀看花人。

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千里江山寒色远,芦花深处泊孤舟。笛在月明楼。

【注】《望江梅》又名《望江南》、《忆江南》。唐时此调为单调,二十七字。李煜用这一词牌填了四阕,均为联章。《望江梅》首句相同,另两首《望江南》,首句有异。《全唐诗》统一调名,并将二首合一。

菩萨蛮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人无语。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惊觉银屏梦。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铜簧韵脆锵寒竹,新声慢奏移纤玉。眼色暗相钩,秋波横欲流。

雨云深绣户,未便谐衷素。宴罢又成空,魂迷春梦中。

阮郎归(呈郑王十二弟

东风吹水日衔山,春来长是闲。落花狼籍酒阑珊,笙歌醉梦间。
珮声悄,晚妆残,凭谁整翠鬟。留连光景惜朱颜,黄昏独倚阑。
【注】后有隶书“东宫府书印”。


浪淘沙

往事只堪哀,对景难排。秋风庭院藓侵阶。一桁珠帘闲不卷,终日谁来。

金剑已沉埋,壮气蒿莱。晚凉天净月华开。想得玉楼瑶殿影,空照秦淮。
【注】传自池州夏氏。“净”一作“静”。


采桑子

辘轳金井梧桐晚,几树惊秋。昼雨新愁。百尺虾须在玉钩。

琼窗春断双蛾皱,回首边头,欲寄鳞游,九曲寒波不溯流。

虞美人

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

笙歌未散尊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
【注】以上二词墨迹在王季官判院家。


玉楼春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笙箫吹断水云间,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味切。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子夜歌

寻春须是先春早,看花莫待花枝老。缥色玉柔擎,醅浮盏面清。

■■频笑粲,禁苑春归晚。同醉与闲平,诗随羯鼓成。
【注】二字漫灭不可认,疑是“何妨”字。以上二词传自曹公显节度家。云,墨迹在京师梁门外李王寺一老居士处,故弊难读。


谢新恩

金窗力困起还慵。(下缺)

【注】《谢新恩》调即《临江仙》,双调。李煜《谢新恩》六首原出孟郡王家墨迹。纸幅断烂,录者仅依,错讹脱误不全,不为后人所重视。此为第一首,仅一句七字。《花草粹编》、《历代诗馀》、《词谱》断为第七首(庭空客散人归后)下片缺落的第三句。又如第六首(冉冉秋光留不住)不类《临江仙》,又不似他调,且不分前后叠,显有脱误。

 

秦楼不见吹箫女,空馀上苑风光。粉英金蕊自低昂。东风恼我,才发一衿香。

琼窗梦■留残日,当年得恨何长。碧阑干外映垂杨。暂时相见,如梦懒思量。
【注】所谓《谢新恩》六首者实则四首,其中较为完整的仅二首,此其一。除缺一字,尚称得上完整可读。王国维《校勘记》曰:“此首实系《临江仙》也。”


樱花落尽阶前月,象床愁倚薰笼。远似去年今日恨还同。

双鬟不整云憔悴,泪沾红抹胸。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
【注】此为《谢新恩》第三首,但缺字句太多,且与前首在句、韵、平仄方面无不尽同,世人或以《临江仙》李煜体称之。虽无法认作是《谢新恩》或《临江仙》,但是内容明晰,词句可取。

 

庭空客散人归后,画堂半掩珠帘。林风淅淅夜厌厌。小楼新月,回首自纤纤。(下缺)

春光镇在人空老,新愁往恨何穷。■■■■■■■。一声羌笛,惊起醉怡容。
【注】王国维《校勘记》云:“此亦《临江仙》阕。”因此词上片押一先韵,下片押一东韵,故认为一首完整的《临江仙》,别本把此词分为残缺的两阕,然也。《花草粹编》、《历代诗馀》、《词谱》将《谢新恩》第一首仅存的七字句“金窗力困起还慵”断为此首下片缺落的第三句。

 

樱花落尽春将困,秋千架下归时。漏■斜月迟迟,花在枝。(原注:缺十二字)彻晓纱窗下,待来君不知。

【注】王国维注“漏■”两字疑是“满阶”。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云“此阕并原注缺谬不可改。”

 

冉冉秋光留不住,满阶红叶暮。又是过重阳,台榭登临处,茱萸香坠。紫鞠气,飘庭户,晓烟笼细雨。嗈嗈新雁咽寒声,愁恨年年长相似。
【注】刘继增《南唐二主词笺》云“此阕既不分段,亦不类本词,而他调亦无有似此填者。”


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注】此调因这首词又名《上西楼》、《西楼子》、《秋夜月》。《花草粹编》引汤《古今词话》谓是蜀主孟昶作。《南唐二主词》各本多收为后主作。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离别歌。垂泪对宫娥。

渔父

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

一棹春风一叶舟,一纶茧缕一轻钩。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
【注】两首《渔父》都是李煜的题画词。都写于南唐名画家、内供奉卫贤所绘的《春江钓叟图》之上。《全唐诗》、《历代诗馀》、《花草粹编》、《翰府名谈》、《宣和画谱》、《近代名画补遗》均作后主词。

 

柳枝

风情渐老见春羞,到处芳魂感旧游;多谢长条似相识,强垂烟穗拂人头。
【注】宋张邦基《墨庄漫录》卷二云“江南李后主尝于黄罗扇上书赠宫人庆奴‘风情渐老见春羞……’。庆奴,南唐一宫人小字。后主诗,实《柳枝词》也”。

 

 






上一篇:南唐·冯延巳《阳春集》    下一篇:《尊前集》


请填写详细信息发表评论
评论名字: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验证字码: 验证码

Copyright ©2017    华夏风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LingCms 版权所有 © 2005-2017 Lingd.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