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华夏风
灿烂中华美

斑斓华夏风
会员中心 * 诗词格律
☆您在注册后即可投稿☆提倡原创,高雅;拒绝抄窃,媚俗。☆

当前位置:首 页 >> 原创苑>> 小说>> 文章列表

洋槐花儿开

作者:李新春    发布时间:2018-09-17 14:41:18   浏览次数:60

洋槐花开了的时候,槐花说她要去城里打工。

 

槐花十八岁了,十八岁的槐花就像一簇白馨馨的洋槐花散发着淡淡的甜甜的芬芳。白得叫人心颤,脆得叫人心疼。

 

娘说,你走了娘不放心哦,你从没出过远门哩。

 

槐花笑了,娘,我都十八了。

 

娘也笑了,槐花呀,你呀你,啥时候都长不大。

 

娘又说,跟你说正经的,说好婆家再走吧。

 

槐花小嘴一噘,哼,我要自己找婆家。

 

槐花进了城里一家台资鞋厂,做了一名针车员工。

 

槐花在老家会踩缝纫机,猛一看貌似和踩针车差不多,其实不太一样。缝纫机是用脚踩的,针车却是电动的,脚就是开关和刹车。脚一停,针车就停住了,脚尖轻轻再一点,哒哒哒哒哒,针车又像一个小马驹尥蹄子在欢快地奔跑。

 

槐花刚学踩针车时,针车一点也不听她的话。槐花先拿了碎布片放在针车小滚轮下练习,针脚歪歪斜斜的,一点都车不直,把个布片车的线密密麻麻像个大花脸。

 

槐花愁得不行,拆了哭,哭了拆,最后再车。

 

领班春哥见状,咦了一声,过来忙做示范,笑着说,别哭了,哭啥鼻子呀,哭个傻子呀。

 

槐花破涕为笑,认真的学起来。娘哩个脚,不信学不会。槐花心里发誓。

 

春哥身上散发着一缕淡淡的烟草味儿,不用说是一个烟民。槐花忽然觉得这股烟草味儿和父亲抽的烟袋锅里的烟丝大不一样。父亲抽的旱烟很冲很呛人,春哥身上的烟草味儿有种淡淡的芳香。

 

春哥微笑着问槐花哪里人,多大啦,有男朋友没有。

 

槐花一一回答了。槐花暗笑他真像个查户口的。

 

下班了,槐花在宿舍园区散步。忽然发现了这里也有槐树,一簇簇洁白的洋槐花挂满枝头,像一串串风铃,可爱极了。槐花感到很亲切,像见到了老家的亲人一样。槐花用手摸了模树身,用手臂环抱了一下,好大的古槐啊,一下子还抱不完树身咧。

 

春哥经常热情的指点槐花的针车技术。很快,槐花熟练了,针车哒哒哒地欢快地转得很欢,槐花车的鞋面鞋舌像花儿一样在高单针车的小滚轮下芳菲次第柳暗花明。

 

槐花对春哥有了好感,多次偷看他时,发现他蛮帅的嘛。

 

从此槐花心里有了一个幸福的小秘密。一想到他看到他,槐花都羞得不行。

 

槐花狠一狠心到理发店剪掉了两条大辫子,来了个小碎发,有点像燕子的尾巴的那种,染了一点淡淡的赤橙黄绿青蓝紫。这下,真的变成了洋槐花了。狗吃麦苗-----学羊(洋)了。

 

女为悦己者容。槐花知道自己喜欢谁。

 

第二天上班,春哥哇塞了一声,眼睛都瞪圆了,说我们的槐花真漂亮,改头换面告别旧社会小资起来了。

 

槐花得意地一撇嘴说,那是。

 

整整一天,槐花心情很好,还比平常多车了好几个鞋面。

 

晚上,恰好又是槐花的生日,槐花下班后约了几个要好了的姐妹去K歌庆祝,当然,也包括春哥。

 

大家喝了很多酒,槐花也有点晕了。

 

当槐花面对着生日蛋糕许愿时,槐花的心里风起云涌,好好爱我,槐花默念道。

 

槐花知道这是许给春哥的,槐花偷偷看春哥一眼,发现他也在看他许愿。春哥的眼光很灼热,槐花忽然脸上泛起了两片红桃花。

 

大家提议让春哥唱歌助兴,春哥也不谦虚,拿话筒唱起来了谢军的那首歌曲《槐花香》:

 

又是一年槐花飘香/勾起了童年纯真的向往/儿时的玩伴杳无音信/让人不由得心伤/又是一年槐花飘香/心上的人儿不知在何方/在这个槐花飘香的季节/又想起那个温情的夜/故乡的槐花船/那是我的童年/童年的故事/又浮现在眼前/爱人的槐花船/香飘在心间/心间装满爱/比花还要甜。”

 

槐花听得痴了,双眼热情地看着春哥,有种想哭的感觉。

 

槐花很感动,知道这首歌就是春哥唱给自己一个人的。

 

槐花恍若若梦,觉得自己在春哥的歌声里仿佛变成了故乡的一朵槐花,纯朴自然、清新温馨,陌上埂边,田间后院,独立着纯洁的向往,摇曳着羞涩的心事。槐花一阵冲动,说我回敬春哥一首我们老家的民歌《槐花几时开》

 

高高山上哟一树喔槐哟喂/手把栏杆噻望郎来哟喂/娘问女儿啊你望啥子哟喂/我望槐花噻几时开哟喂/槐花五月哟山上哦开哟喂/三月里头噻盼不来哟喂/痴心女儿啊你望啥子哟喂/日夜站起噻眼望穿哟喂/天光啊天三月四月五月/地光好似下雨无暖/世上星星点点心/槐花就早早醒来/女儿问娘啊你问啥子哟喂/羞似槐花噻口难开哟喂。”

 

一曲唱罢,大家的手掌拍红了,槐花已是泪眼朦胧。

 

槐花看到了春哥的眼里盈盈的泪光闪动。槐花一阵心旌摇曳。

 

槐花意犹未尽地提议说,我们去溜冰场溜冰吧。

 

大家雀跃欢呼。

 

槐花喜欢溜冰,利用业余时间把溜冰练得很熟练。

 

槐花偏要装作不熟练的样子,要春哥教她带她。

 

春哥热情地拉着槐花的手,潇洒地如风般疾速掠过,在溜冰和的人群中飞快地穿梭,溜冰场强烈的鼓点震撼地掠过槐花的心坎,槐花依稀觉得自己像在美丽的天鹅湖在和亲爱的王子共舞。

 

回到了宿舍园区,槐花和春哥来到了槐树下,一阵洋槐花的清香幽幽袭来,暗香盈袖,槐花终于鼓足了勇气对春哥说,春哥,我爱你!

 

春哥痛苦地说,可惜,我已订婚了,是父母包办的,我和她没有感情,我家里很穷,我不值得你爱,尽管我也很爱你。

 

槐花一下紧紧抱住了春哥说,不,你一个是好哥哥,我要解救你,天上下刀子也要跟着你。

 

春哥感动地说,你不后悔吗。

 

槐花热烈地把唇凑上来,闭上眼说,春哥哥,是个男子汉你就来吧,天塌下来也不要走。

 

风乍起,一树树洁白的洋槐花忽然落下来了,铺满了来时的路。


后记

 


 

 

2002年在江西宜春上高时,遇到了一位槐花一样纯洁质朴的女孩,虽然她知道我已步入了围城,仍不管不顾的爱着我,我却一次次的伤害了她。她的母亲知道了我们的事,这个女孩仍然执着地不改初衷,正像那首民歌所唱的那样“娘问痴心女儿啊你望啥子哟喂/我望槐花噻几时开哟喂----女儿问娘啊你问啥子哟喂/羞似槐花噻口难开哟喂。”

 

当她在我屋里喝醉了时候,我感到一辈子都对不起她。

 

我后来写了一篇《落英》,以纪念那段美好纯真而又苦涩的爱情。

 

依稀,我的耳边又随风飘来谢军的这首久违的歌曲《槐花香》:

 

又是一年槐花飘香/心上的人儿不知在何方/在这个槐花飘香的季节/又想起那个温情的夜---”

 

我仿佛又看到了她那双盈盈的泪眼,依稀洇湿了我的青衫----

 

哦,又是一年槐花飘香。


 

 

 

---2010/7/14于东莞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9    华夏风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燕窝 版权所有 © 2005-2019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